I Got Rhythm|所以,跳 Swing 的音樂該是什麼樣子?

本系列寫作的起點,原是筆者針對「音樂性(Musicality)」所產生的諸多疑問和學習筆記,希望藉機發表文章跟各位交流,一起從音樂的角度出發,探索爵士舞蹈的本源。


這篇文章參考多本著作和舞者老師們的文章,簡單介紹 Swing 家族中的 Lindy Hop、Balboa、Charleston、Shag 和 Boogie Woogie 等舞風所搭配的樂曲風格。

可不可以,用「對的音樂」跳舞

雖然知道寫這篇文非常耗費心神,且很難寫得詳細而深入,但我還是要寫!不僅因為我認為這對於成為一名更好的舞者是必須的,寫這篇文也可以作為我個人抒發情緒的出口。

為什麼會說寫這篇文章有部分為了抒發我個人的情緒呢?一切要從我某次參加於南倫敦舉行的「Brixton Bounce」說起。這場由 Swing Patrol 主辦、隔週進行一次的常態 Social 有個特別節目,叫做「5 for 5」,內容是讓五位素人自願擔任 DJ,每人每次選 5 首歌播放,而擔任 DJ 可以獲得半價(5英鎊)入場優惠。結果那天,有一位DJ選了五首歌,每一首都超過 200 bpm,且五首裡面有四首都是 Ska 或 Electro Swing 曲風。輪到他的歌單時,舞池立馬變得冷清許多,因為大家都不知道該怎麼跳才好。

身為一個付費入場的窮學生,我非常地納悶,整整二十分鐘就只能勉強自個兒跳些 solo,也一邊感嘆起來——難不成真的很多人沒辦法分辨什麼是 Swing 音樂 ?我來 social 只是想好好跳個舞,為什麼連個適合跳 Swing 的音樂都沒有呢?

Swing 的各種舞風&各個年代的流行舞曲

所以,到底什麼音樂適合跳 Swing?筆者才疏學淺,只能簡單地按照時間順序、依序介紹 Swing 家族的 Charleston、Lindy Hop、Balboa、Shag 和 Boogie Woogie,探討它們起源的時代背景和當時的流行曲風。

那,讓我們開始吧!

Charleston! Charleston! 以 Ragtime 為主的「前搖擺時代(Pre-Swing Era)」

Charleston 舞步流行的全盛期是 1920 年代,同時期也有 Foxtrot、Texas TommyBlack Bottom 等黑人舞步在美國各地引發流行。而 19 世紀末到 1920 年代之間,流行的正是散拍音樂(Ragtime)。什麼是 Ragtime?小時候(不小心暴露出年紀的部分)看過日本綜藝節目《黃金傳說》的話,裡頭做料理時的配樂就是一首很簡單的 Ragtime 音樂。

Ragtime 是爵士樂的前身,我們可以將它視為「歐洲古典音樂和聲結構」加上「非洲節奏」的「混血兒」,特別是其中的 切分音(Syncopation)元素,也在爵士音樂中被大量地運用。若聆賞早期 Ragtime 樂曲,會發現低音節奏組不一定很複雜,但就算幾乎都在正拍(1、2、3、4)上,也會傾向強調弱拍(2、4),至於旋律線的部分,簡直是滿滿的 Syncopation。像下方這首由「散拍樂之王(King of Ragtime)」 Scott Joplin 所創作的 〈Maple Leaf Rag〉 ,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除了同名歌曲 〈Charleston〉 ,同樣建立在 Ragtime 基礎上、有著類似風格和節奏的樂曲,都是可以用 Charleston 舞步詮釋的音樂。例如 Jelly Roll Morton 所創作的 〈King Porter Stomp〉 ,或是 Dixieland Jazz Band 等紐奧良早期爵士樂隊的作品,或是被稱作「Hot Jazz」的音樂都蠻適合跳 Charleston 以及其他 Pre-Swing Era 的舞蹈。至於 20 世紀末才出現的 Electro Swing,也因節奏特徵與 Pre-Swing 時期的歌曲相似,經常被拿來搭配 Charleston 演出唷!

Swing Era 與 Lindy Hop 的誕生

1920 年代末開始發展至 1940年代中期,由於大樂隊(Big Band)的崛起而迎來所謂的「搖擺時代(Swing Era)」,也是 Lindy Hop 誕生的時代。

Lindy Hop 起源自紐約哈林區的 Savoy 舞廳,當時哈林區的俱樂部、夜總會和大舞廳,都會請大樂隊編制的爵士樂團現場演出,甚至會舉辦 Band Battle,讓兩個樂團同台較勁。1930年代,廣播科技普及,電台開始播送爵士樂,讓全美各地的人民都能在家收聽大樂隊的演出。而當 Benny Goodman 樂團首次應邀至加州演出大獲好評之後,不僅讓 Benny Goodman 獲得「搖擺樂之王(King of Swing)」的美稱,也開啟了爵士大樂隊在各地巡演的搖擺全盛時期。

所以說,「正宗」的 Lindy Hop 舞曲,自然是由 Benny Goodman、Cab Calloway、Chick Webb、Count Basie、Duke Ellington 等所帶領之大樂隊演奏的搖擺爵士樂囉!然而,現在我們去 Social 聽到的 Swing 舞曲,雖然不全是由大樂隊編制的樂團演奏,卻和大樂隊時期的舞曲有著同樣的節奏和類似的編曲、豐厚的節奏層次,也是跟 Lindy Hop 很合拍的音樂呢。

在此私心分享一首最近的愛歌—— Duke Ellington 樂團的 〈Rockin’ in Rhythm〉 (1959, Live in Newport)跟各位分享:

只有快歌才能跳 Balboa?

Balboa 源自於 1920 年代的南加州,同樣是屬於 Swing Era 的舞蹈。據傳,Balboa最初是因為南加州「地狹人稠」、舞廳太過擁擠才演變出來的,這也是為什麼 Balboa 很多時候都以 close embrace 的姿勢為主,不會像 Lindy Hop 需要一定的空間去做 Swing Out 等動作。

因為幾乎和 Lindy Hop 流行的時期重疊,Balboa 起先也是配著上述大樂隊演奏的搖擺爵士舞曲跳,這些爵士樂曲本來就有快有慢,所以並不是只有 200 bpm 以上的快歌才「適合」跳 Balboa。而是因為一般來說, Balboa 的 connection 比 Lindy 來得更緊密,且不須要大範圍地移動, 通常可以更輕鬆地做出細緻複雜的腳法。所以 Balboa 舞者們即使腳下看起來忙得要命,看起來還是可以從容不迫,再加上很多舞者會為了炫技而選擇搭配快歌,才會讓人有「快歌跳 Balboa」的印象。然而,真正理解原因之後,就會明白是「Balboa 舞者可以輕鬆跳快歌」。同理,真正厲害的 Balboa 舞者也可以輕鬆跳慢歌的,好比說這支影片裡的舞者 Andreas Olsson & Olga Marina 就是在跳「Slow Balboa」。

但在搖擺時期大樂隊的音樂之外,當代的舞者也發覺吉普賽爵士樂(Gypsy Swing) 的風格和節奏,很適合用 Balboa 詮釋。下方影片是韓國舞者 Jeongwoo & Crystal 在台北與 Dennis Chang 和 Dark Eyes 樂團共演的 Balboa Social Demo,給各位參考。

Shag 舞曲真的都很快?

討論 Shag 舞曲之前,得先知道現存的 Shag 主要有三種,分別是 Collegiate Shag、St. Louis Shag,以及 Carolina Shag,其中又以前兩者為目前 Swing / Authentic Jazz 社群中常見的社交舞。但由於這並非本文重點,在此先不說明這三種 Shag 之間的差異。基本上 Collegiate Shag 與 St. Louis Shag 誕生的時間點是在 1920 年代左右,也就是和前述的 Ragtime 音樂等同期。

Phrasing 結構上,Pre-swing era 的音樂不像 Lindy Hop 的音樂多以 2 個小節(一個8拍)為一完整樂句,而是有很強烈的「cut time / 2 feel」特色。意即,因節奏低音組特別強調偶數拍(2、4),使得節奏聽起來的感覺是「1、2、1、2」。

那麼,Shag 舞曲真的都很快嗎?跟 Charleston 差不多時期誕生的 Shag,所搭配的舞曲平均速度,落在 180-200bpm 之間,雖然對一些人來說可能主觀上不快,但跟 Lindy Hop 的音樂比起來,確實拍子比較快,強烈二分感的節奏也有創造了更為急促的感覺。

上方影片是 Stephen & Chandrae 的演出,他們搭配的這首歌 〈Dark Eyes〉 其實算是 Gypsy Jazz,但因為樂曲節奏帶有二分感,所以跳起 Shag 也不違和。(順帶一提,也有舞者用 Balboa 詮釋過這首歌,大家有興趣可以去找影片來看看。)

來點藍調吧!搖滾的 Boogie Woogie

最後要介紹的,是 1950 年代在全美及歐洲各地大受歡迎的 Boogie Woogie。看到「1950 年代」這個關鍵字,樂迷們應該會直覺想到節奏藍調和搖滾樂吧?早期的節奏藍調,是由藍調音樂(Blues)演變而來。藍調音樂早在 19 世紀中後期出現以後,就發展成為足以代表美國黑人文化的音樂風格,卻一直沒有成為美國「(白人社會)主流」的流行音樂。

到了20世紀初,聲音及影像錄製及唱片製作等媒體技術不斷突破,黑人演唱的藍調音樂也在此時期被白人「重新發現」,黑人通俗音樂(Race Music)被重新包裝成一個「嶄新的聲音」,1940 年代末起,被改命名作「Rhythm & Blues」,黑人藍調音樂作品開始大量出現在流行影視娛樂市場上。其中 Ray Charles 就是一個代表。Ray Charles 不但融合了黑人音樂的兩大傳統——較為通俗的 R&B 以及歌頌上帝的 Gospel 音樂——成為靈魂樂(Soul)的先驅,也在 1950年代發表了不少結合大樂隊編制的「Jump Blues」歌曲,好比說以下這首 〈Hallelujah I Love Her So〉 。

戰後,黑人的節奏藍調音樂孕育出搖滾樂(Rock and Roll),加上當時電視普及,享有主流媒體資源的白人搖滾樂明星如 Elvis Presley 等大受歡迎。這也是為什麼有些人(包括我那曾是樂評的碩論指導教授)會說,搖滾樂就是白人的藍調音樂。

回到 Boogie Woogie 舞蹈本身,它其實早在搖滾樂席捲全美(甚至全球)之前就已經出現了,而當初這個舞蹈在 Pre-Swing Era 誕生之際,就是受到了Blues 家族中的 Boogie Woogie 音樂所啟發。之後會另外撰文補充 Boogie Woogie 的歷史,在此就先簡單說明:Booige Woogie 舞蹈雖然發祥得早,真正在白人主流社會造成流行卻是 1950 年代之後的事情。由於樂曲風格的演變和基於商業考量的決策, 1950 年代的熱門音樂多為 R&B 和 Rock and Roll,因此 Boogie Woogie 舞蹈在重出江湖之際也得到了 Rock and Roll Dance 這個別名,至今仍有人將 Boogie Woogie 和 Rock and Roll 兩種舞蹈劃上等號。

所以跳 Boogie Woogie 要放什麼音樂,看到這裡應該很清楚了吧!就是以輕快的早期 R&B 和 Rock and Roll 音樂為主。然而,跟 Balboa 的概念相同, 雖然 Boogie Woogie 舞者們在競賽或表演時都可以跳得非常快、一邊做空拋特技,Boogie Woogie 並非只能在快歌的時候跳,Boogie Woogie 背景出身、近幾年在 Swing 界大殺四方的 Nils & Bianca 就為大家示範,如何以 Boogie Woogie 詮釋很 Chill 的中慢板歌曲。

 

或許我們該反過來問:Swing 可否搭配別的音樂跳?

簡單介紹完各種舞風和對應的曲風,回歸到舞蹈本身,我們或許該問的是:舞蹈的定義是什麼?我們又是否應該只選用「正宗的」音樂跳特定的舞蹈?

Bobby White 的網誌文章 〈The Great Debate: Should Lindy Hop Be Danced to Other Music?〉  整理了這個大哉問下的各種正反方說法:一方支持用「對的音樂」跳 Lindy Hop,另一方則覺得什麼音樂都可以。

對我而言,我是偏向用「對的音樂」跳舞的,因為這些舞步當初就是受到音樂的啟發才創造出來。實際上,我自己在嘗試對著其他曲風和樂種跳 Lindy Hop 的時候,總覺得身心感受都非常不和諧(笑)但我也不反對舞者們「突破舒適圈」,去探索舞蹈的各種可能和變化,同時也磨練對音樂的詮釋能力。然而在教學上,我個人是非常希望老師們都可以在課堂上使用對應風格的音樂,也認為「對音樂的理解」是身為舞者必須具備的基本知識。

本次分享到此結束,謝謝大家的收看!礙於篇幅關係,很多細節只能暫且掠過,之後會陸續推出更多探討音樂的文章,還請繼續追蹤我唷(手比愛心)


Reference

“Balboa.” Herräng Dance Camp, 27 Nov. 2018, http://www.herrang.com/disciplines/balboa.

“Boogie Woogie.” Herräng Dance Camp, 27 Nov. 2018, http://www.herrang.com/disciplines/boogie-woogie.

“Collegiate Shag.” Herräng Dance Camp, 28 Nov. 2018, http://www.herrang.com/disciplines/collegiate-shag.

Museum, Albert, and Digital Media. “History of Black Dance: 20th-Century Black American Dance.” History of Black Dance: 20th-Century Black American Dance, 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Cromwell Road, South Kensington, London SW7 2RL. Telephone 44 (0)20 7942 2000. Email Vanda@Vam.ac.uk, 17 July 2013, http://www.vam.ac.uk/content/articles/h/history-of-black-dance-20th-century-black-american-dance/.

“Ragtime and Jazz Era Dances.” Herräng Dance Camp, 29 Nov. 2018, http://www.herrang.com/disciplines/ragtime-and-jazz-era-dances.

“Saint Louis Shag.” Herräng Dance Camp, 29 Nov. 2018, http://www.herrang.com/disciplines/saint-louis-shag.

“Shag & Charleston | History of Collegiate Shag.” Shag Charleston, shagandcharleston.de/history-of-collegiate-shag-2/.

Teen Dances of the 1950s, socialdance.stanford.edu/Syllabi/teen_dances.htm.

Ward, Ed. “Rhythm and Blues.”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Inc., 13 Jan. 2017, http://www.britannica.com/art/rhythm-and-blues.

White, Bobby. “The Great Debate: Should Lindy Hop Be Danced to Other Music?” Swungover*, 22 Jan. 2012, swungover.wordpress.com/2011/03/30/the-great-debate-should-lindy-hop-be-danced-to-other-music/.

“古典音樂台 | 精選單元 | 爵士樂豆知識 | 散拍音樂 (Ragtime).” 古典音樂台 | 精選單元 | 爵士樂豆知識 | 散拍音樂 (Ragtime), http://www.family977.com.tw/index.php?route=choice/unit_detail_song&choice_program_song_id=6245.

謝 啟彬. “到底什麼是「R&B」?什麼又是「Soul」?節奏藍調跟福音詩歌的融合,就被稱為靈魂樂.” 啟彬與凱雅的爵士樂 Chipin & Kaiya’s Jazz, http://www.chipinkaiyajazz.com/2014/01/r.html.

Let’s Talk About Swing|想學?老師教你

搜一下 Wikipedia 就可以發現,其實 Swing Dance 的資訊非常齊全,唯獨對應的中文資料非常少,就算有也是相當零散,缺乏系統化的整理。

這個系列的寫作初衷,是透過將現有資訊中文化並加以編輯,書寫成輕鬆易讀的系列文章,讓有興趣了解 Swing Dance 的朋友們能夠更有效率地認識這個獨特的舞蹈與文化。


這篇文章要跟大家分享一段比較少人討論的歷史,是關於美國一間連鎖社交舞學校,如何在 20 世紀初期成功把時下最流行的「Jitterbug」收編為授課內容之一,還因此促成了搖擺舞家族分支的誕生。

相信現在在閱讀這篇文章的各位,應該有很大比例是曾經或正在學 Swing 和 Lindy Hop 的同學們。若跟筆者一樣生長或居住在台北,我們很幸運能擁有優秀的舞者和組織,努力地經營這個小巧而精緻的社群。想要學習 Swing Dance,除了上網搜尋相關影片之外,也能找到不少相關課程,可以在老師的帶領下循序漸進地認識這個舞蹈與文化,甚至不時有國外舞者訪台交流、開設工作坊。

但你是否曾好奇過,「搖擺年代(Swing Era)」的人們,在缺乏網路等資訊管道的情況下,是怎麼接觸和學習這個舞蹈的呢?你知道早期的美國民眾,居然是用「聽廣播」學跳舞的嗎?今天就要來跟各位聊聊上個世紀初舞蹈教室的小故事和創辦這間教室的傳奇人物。

從壁花男孩到國際名師:Arthur Murray 與他的舞蹈教室

Arthur_Murray_System_1922.png

有學習國標舞或其他社交舞蹈的朋友,可能聽說過亞曼瑞國際(Arthur Murray International)。而這個國際連鎖舞蹈學校,是由舞者 Arthur Murray 在 1912 年開創的,迄今已有百年歷史。「Arthur Murray」作為舞蹈教學品牌,在 1930 年代創造了第一個事業巔峰,也讓 Arthur Murray 成為美國家喻戶曉的舞蹈教師並躋身名流之列,前美國總統夫人 Eleanor Roosevelt 和英國的溫莎公爵都曾向他學舞。

用「函授」開創個人事業第一春

Arthur Murray 舞蹈教室有一句標語:「只要你會走路,我們就能教你跳舞。(If you can walk, we teach you how to dance)」。據說 Arthur Murray 小時候害羞內向,一直很羨慕帥哥朋友 Joe Feigenbaum 可以跟女生們相處融洽,Joe 也不愧是個好哥兒們,就教了 Arthur 怎麼跳舞。此舉改變了 Arthur 的人生——這不僅讓他發現「人帥真好,但會跳舞人就帥」,同時也點燃了他對社交舞的熱情。Arthur Murray 接著便向當時聞名國際的 Irene Castle 拜師習舞,從 17 歲(1912年)開始兼職教課,直到他成為專職舞者之前,一度是名製圖師,也曾擔任記者。在多次比賽獲獎之後,Arthur Murray 辭掉白天的工作,全心投入舞蹈教學事業。

在亞特蘭大就讀 Georgia School of Technology 的企業管理課程期間(1918-1921),Arthur Murray Correspondence School of Dancing 成立。Arthur Murray 起先是採用電影膠片條錄製教學影帶,讓人們可以透過活動電影放映機(Kinetoscope)播放出來的畫面學跳舞。然而,Arthur Murray 的函授教學事業真正站穩腳步,是他改用「腳印」教學之後——亦即,他將舞步要踩的落點位置描繪並印製在紙上、標上順序,只要把紙張攤開在地上,就可以跟著他「一步一腳印」地學舞。這種函授方式在短短幾年間便賣出了 50萬份,也讓 Arthur Murray 得以在 1925 年的時候,正式於紐約成立實體教室。

「Big Apple」讓舞蹈教學事業一飛沖天?!

Arthur 創辦實體教室的同時,也展開了特許經營(franchise)事業。1930 年代,除了紐約哈林區正開始瘋 Lindy Hop,美國其餘的地區都尚未見識過這個新潮的舞蹈,但人們可以透過廣播節目收聽爵士樂團的演出,也熱烈期盼可以學習那搖擺的舞步。當時在紐約 WOR 電台主持廣播節目的舞蹈老師 Thomas E. Parson,就收到了上千名聽眾反應,希望他能在廣播節目中教大家怎麼跳 Lindy Hop,而 Tomas E. Parson 也在 1930 年代初期推出了 Lindy Hop 的廣播教學。在那個種族隔離年代,學習源自黑人社群的舞蹈,對白人中產階級來說,有種突破禁忌般的刺激。另一方面,對青少年族群而言,學黑人在跳的舞更是個叛逆又「酷」的行動。所以不只是 Lindy Hop,1920 年代開始,包括 Foxtrot、Grizzy Bear 等黑人舞步,都被「漂白」納入了社交舞體系之中。

1937 年左右,Arthur Murray 將那個時候還未受到注目的「Big Apple」納為課程內容之一,大眾愛死了這個取材自 19 世紀末美國南方黑人社群的「Ring Shout」——沒錯,現在 Lindy Hopper 們所熟知的 Whitey’s Lindy Hoppers 版本,其實是 Frankie Manning 在 1938 年為了 Judy Garland 演出的電影 《Everybody Sing》編排的,只是因勞資爭議沒有收錄在最終版本裏頭。後來在 1939 年的《Keep Punching》中,Whitey’s Lindy Hopper 又演出了 Big Apple,這齣舞碼也才正式被記錄下來。

事實上,Frankie 最初在編舞的時候,根本沒看過在紐約引發熱潮的 Big Apple。是因為Whitey’s Lindy Hopper 舞團在 1937 年底到了好萊塢準備拍《Everybody Singing》,Whitey 發了通電報給 Frankie,告訴他紐約現在流行一種叫 Big Apple 的舞,並提議舞團可以在電影中演出。Frankie 就這樣編出了一支 Big Apple Routine,這支 Frankie Manning 版本的 Big Apple 也在半個世紀的 Lindy Hop 復興之後,成為當今 Lindy Hopper 派對狂歡必備的舞碼。

從 Arthur Murray 品牌發展看搖擺舞的「質變」

Arthur Murray 於 1960 年代引退,在這之前,他曾受邀至歐洲教學演出,並有長達 12 年的時間(1950-1962)都在主持電視舞蹈節目《Arthur Murray Party》。Arthur Murray 過世之後,他開創的舞蹈教學事業持續擴張,直至 2012 年為止,Arthur Murray 在全世界 21 個國家擁有 260 家分校。Arthur Murray 在流行舞蹈推廣的成就,也讓他成為 20 世紀舞壇和商界最具影響力的人物之一,甚至讓他成為影視娛樂產業的題材——1942 年,由 Betty Hutton 演出的電影《The Fleets In》之中的〈Arthur Murray Taught Me Dancing in a Hurry〉 就是一個例子。

不過,經營這樣的連鎖舞蹈教學事業,某種程度上就是將舞蹈「商品化」,且進一步量產銷售。為因應大眾需求, 20 世紀初的舞蹈教室必須在短時間內快速複製最流行的舞步,才能趕上變幻莫測的潮流,持續穩定供應商品和服務。搖擺舞和爵士樂在戰間席捲全美的熱潮,不僅讓 Arthur Murray 快速拓展事業版圖,也讓某些舞步在商品化的過程中加速質變。

誕生在舞蹈教室的 East Coast Swing

有意思的是,Lindy Hop 在雖然一度登上了大螢幕、大眾亦為之瘋狂,對當時的舞蹈教室而言, Lindy Hop 實在太複雜了,很難簡化作為初學者的課程。然而,舞蹈教學業者也深知在這股「搖擺熱」的延燒之下,群眾是如何渴望學習「如何搖擺」、隨著大樂團演奏的搖擺樂起舞。既然無法放棄這個商機,那就只好發明新產品了!在這個脈絡之下,包括 Arthur Murray 在內的舞蹈教室,紛紛推出「簡單好學」的舞步,讓沒有舞蹈基礎的民眾,不必像 Whitey’s Lindy Hoppers 一樣動不動就丟Airstep、在天上飛來飛去,還是能享受跳舞的樂趣。如此這般,East Coast Swing 就在 1940 年代的 Arthur Murray 舞蹈教室誕生了。

同樣有著以 triple step 和 rock step 基本步為主要結構的 East Coast Swing,比起 Lindy Hop 更容易,在當時廣受舞蹈初學者歡迎。如今 East Coast Swing 已經發展出更複雜的舞步和技巧,並且跟源自加州的 West Coast Swing 一樣,被美國舞蹈協會(National Dance Council of America)列為競賽舞科——這也是為什麼現在我們能夠看到 East Coast Swing 的錦標賽,因為它跟國際標準舞一樣,已建立起一套既定的技術評判標準。

「逃過一劫」在世紀末重獲新生的 Lindy Hop

而這個 East Coast Swing 傳到了台灣,更被進一步改編成「吉魯巴」,原先配合搖擺爵士樂發明的舞步,也被拿來搭配各種西洋及本土流行音樂。某種程度上,我們可以說 Arthur Murray 這些「商人」挪用了 Lindy Hop 舞步來創造他們的營收,甚至把它改得面目全非。但換個角度來看,民眾得到他們想要的「搖擺舞教學」,從中萌發對舞蹈和音樂的喜愛,也促使他們持續消費、支持整個影視娛樂產業的蓬勃發展,也讓「搖擺舞」的社群和文化繼續在世界上各個角落生存下去。

另一方面,Lindy Hop 也因為集黑人舞蹈文化大成,其複雜度和難度讓它逃過了「被漂白」的可能。更幸運的是,1980 年代,來自歐美各地的熱血青年更直接向 Frankie Manning 等學習,更邀請傳奇舞者們到世界各地授課演講,加上如 1990 年代的美國西岸的「Neo-Swing」等熱潮推波助瀾,才讓 Lindy Hop 重新在世界各地活了過來。

順帶一提,今年(2019)更是 Queen of Swing—— Norma Miller 的 100 歲生日。在二戰爆發之後, Whitey’s Lindy Hopper 解散,Norma Miller 卻沒有放棄跳舞,而是成立自己的舞團,Frankie Manning 之子 Chazz Young 也在她的教導下成為一名傑出的舞者。目前她正因心臟衰竭進行休養,世界各地的舞者們也為她祈福,並展開募資,希望能提供她更完善的照護資源。有興趣贊助表示心意的朋友,可以至此連結查閱詳情及辦法。

文章最後,跟大家分享 Norma Miller 和 Frankie Manning 在 1980 年代同台共舞的影片。謝謝你的耐心閱讀,我們下次見!

 

 


Reference

Britannica, The Editors of Encyclopaedia. “Arthur Murray.”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Inc., 27 Feb. 2019, http://www.britannica.com/biography/Arthur-Murray.

“Did You Know…? Part 5.” Arthur Murray Dance Studio – Woodland Hills, 11 Oct. 2013, arthurmurraydanceschools.com/2013/10/11/did-you-know-part-5/.

III, Pellom McDaniels. “Jump for Joy: Jazz, Basketball & Black Culture in 1930s America (Review).” Journal of Sport History, University of Illinois Press, 9 Oct. 2011, muse.jhu.edu/article/453820/pdf.

Lynam, Chris. “East Coast Vs. West Coast Swing What’s the Difference?” Arthur Murray Bay Area Dance Lessons, 11 Apr. 2018, http://www.arthurmurraylive.com/blog/east-coast-west-coast-swing.

“Swing Dancing vs. Lindy Hop: What’s the Difference?” Michael and Evita, 18 Feb. 2017, michaelandevita.com/swing-dancing-vs-lindy-hop-whats-difference/.

Unruh, Kendra, and Kendra Unruh. “Swingin’ Out White: How the Lindy Hop Became White.” Academia.edu – Share Research, http://www.academia.edu/25841172/Swingin_Out_White_How_the_Lindy_Hop_Became_White.

“關於.” Arthur Murray 亞曼瑞國際舞蹈教學, arthurmurraytw.com/about/.

Let’s Talk About Swing|這不是吉魯巴

搜一下 Wikipedia 就可以發現,其實 Swing Dance 的資訊非常齊全,唯獨對應的中文資料非常少,就算有也是相當零散,缺乏系統化的整理。

這個系列的寫作初衷,是透過將現有資訊中文化並加以編輯,書寫成輕鬆易讀的系列文章,讓有興趣了解 Swing Dance 的朋友們能夠更有效率地認識這個獨特的舞蹈與文化。


記得剛開始學舞的時候,有位朋友曾提到,他的母親某次看到搖擺舞,就問說:

「那不就是『吉魯巴』嗎?」

就連筆者的娘親,也一度以為自己女兒在跳的是吉魯巴——

三步吉魯巴演示

你才吉魯巴,你全家都吉魯巴。

究竟,台灣長輩們口中的「吉魯巴(Jitterbug)」、Swing Dance、Lindy Hop 到底有什麼淵源呢?他們真的有那麼像嗎?

誕生於台灣舞廳的「三步吉魯巴」

在探討吉魯巴和搖擺舞之間的關聯以前,讓我們一起回到八〇年代的台灣舞廳,看看當年風靡潮男潮女的「吉魯巴」是怎麼誕生的。根據台灣國標舞界資深舞者王英宗先生口述,三步吉魯巴是簡化自六步吉魯巴的舞蹈:

「吉魯巴是一種熱情活潑、輕鬆歡樂的舞蹈,從早期捷舞〈俗稱八步〉,第一次簡化成六步吉魯巴,但對一般年齡稍長者也是太快 ,所以再一次簡化,二步縮成一步,六步就變成三步,沒想到簡單易學,很快流行起來,連年輕人都喜歡跳。」

六步吉魯巴演示

文章也提到,跳三步吉魯巴的時候「膝蓋有彈性」,跟當時的舞場空間有關:

「相傳三步吉魯巴這種舞蹈源於中南部,跳這種舞蹈有一個很特別之處,便是膝蓋要有彈性,跳起來好像在彈簧床上行走一般,因為當時中南部舞場地板有彈性,所以跳起來自然而然整個人就如同在彈簧床上行走一般輕快。」

由於「三步吉魯巴」基本步相對其他社交舞來說較為簡單,至今在台灣仍經常作為社交舞入門的首選。但也必須在此補充,並不是所有社交舞都是國標舞。三步吉魯巴雖然取樣自六步吉魯巴(Jitterbug),和國標舞中的捷舞(Jive)是同樣源自搖擺舞,三者之中卻只有捷舞是國際競賽制度中定義的標準舞。

Jitterbug = Swing Dance = Lindy Hop?

那麼「六步吉魯巴」到底長什麼樣子、跟 Lindy Hop 又有什麼關聯呢?要知道他們的關係,必須先回顧「Jitterbug」這個名詞的產生及流行的脈絡。根據舞者 Bobby White 精心統整各方說法而寫成的文章 〈The Definition of Jitterbug〉 ,可以簡單列出以下重點:

  • 「Jitterbug」 在二十世紀初的美國通俗文化中,是一個帶有貶義的詞彙,被拿來泛指跳(Swing Dance)跳得很差的人。Jitter 在口語中的意思是酒精,而根據典故, Jitterbug 可以被理解成是指那些喝酒喝到站不穩、跳舞跳得七零八落的人。
  • 「Jitterbug」 這個詞彙開始被廣泛的使用,跟 Cab Calloway(知名樂團指揮、娛樂家)以及當時音樂短片(soundie)的普及有很大的關係。Cab Calloway 在 1935 年演出音樂短片 《Cab Calloway’s Jitterbug Party》,將「Jitterbug」傳入主流社會中。影片之中的歌曲 〈Call of the Jitterbug〉,配上人們(在沒有過度飲酒的狀態下)跳著搖擺舞的畫面,某種程度上也重新定義了「Jitterbug」 的意思。
  • 事實上,Lindy Hop 在三〇年代以前,是僅風行於紐約哈林區和周邊地區的小眾舞蹈。直到 1935 年 Benny Goodman 大樂團在加州巡演成功,開啟了「搖擺年代(Swing Era)」,爵士樂才算是真正躍升為美國的流行音樂,多數美國人也是在那時才接觸到搖擺舞。可以想見在當時「Jitterbug」已經被廣泛使用的情況下,大眾和媒體也就直接以「Jitterbug」代指 Lindy Hop,甚至泛稱所有搭配搖擺爵士樂(Swing Jazz) 的 Swing Dance。

由「搖擺年代」引發的搖擺舞熱潮,加上傳播過程中,像是 Arthur Murray (美國連鎖舞蹈學校創辦人)等人的重新詮釋, Jitterbug 被後世一些舞者視為「single-step 6-count East Coast Swing」的代稱。而這個經過標準化、商品化,被當作社交舞套裝課程傳授的「East Coast Swing(亦稱 Eastern Swing)」,其實就是我們前一個段落所稱的「六步吉魯巴」之前身。

East Coast Swing 演示

從音樂的角度去理解,更可以發現 Jitterbug 舞蹈搭配的音樂其實就是 Swing。台灣爵士音樂家謝啟彬老師,便曾撰文說明吉魯巴和爵士樂的關係:

「國標舞(註:應更正為社交舞)中的Jitterbug(吉魯巴)其實原本是指舞步,但傳進台灣時,當時大部份都是幫舞者舞客伴奏的樂手,就慢慢地將舞步的名稱,叫成是音樂風格的名稱。」

而在過去,Jitterbug 最初搭配的就是搖擺爵士樂(Swing Jazz)。 然而現在應映時代潮流的改變,台灣的三步吉魯巴已幾乎不再搭配搖擺爵士樂,才演變成現在這個撲朔迷離的案情啊(手臂拍手心)。礙於篇幅和主題的關係,在此就不繼續說明爵士音樂和舞蹈的關係。有興趣了解吉魯巴舞蹈、爵士樂和搖滾樂的淵源,可參考 Reference 的連結。

Lindy Hop 不是「吉魯巴」,而是它祖嬤

綜合以上的分析和文獻討論,我們可以得出以下主要的結論:

  1. Jitterbug 在 Swing Era 一度成為搖擺舞(Swing Dance)的代稱。但由於搖擺舞其中一種風格被當時的舞蹈教室標準化,開發出以六拍為基本的 East Coast Swing。East Coast Swing 雖然跟其他搖擺舞風格不同,卻同樣被稱作 Jitterbug,混淆之下,才有了後來所稱的「六拍吉魯巴」。
  2. 包括「吉魯巴(Jitterbug)」在內,台灣的社交舞多經過改良和在地化,無論是搭配的音樂或基本步都已經和原型不同。台灣的「三步吉魯巴」是改良自風格上更接近國標舞的「六拍吉魯巴」,跟我們現在跳的 Lindy Hop 無論是聽起來(音樂)跟看起來(基本步和律動)都差很多。

所以下次長輩再問說,你們跳的這個是不是吉魯巴?或許可以回答說,我們跳的這種舞叫 Lindy Hop,不是台灣本土的三步吉魯巴。

「但它(Lindy Hop)是吉魯巴的祖嬤。」


Reference

“Distinguishing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East Coast Swing, West Coast Swing and Lindy Hop.” Dancetime.com, 27 June 2017, http://www.dancetime.com/east-coast-swing-west-coast-swing-lindy-hop-differences-1830/.

“Swing Dancing vs. Lindy Hop: What’s the Difference?” Michael and Evita, 18 Feb. 2017, michaelandevita.com/swing-dancing-vs-lindy-hop-whats-difference/.

White, Bobby. “The Definition of Jitterbug.” Swungover*, 14 Dec. 2010, swungover.wordpress.com/2010/11/09/the-definition-of-jitterbug/.

王英宗. “跳好三步吉魯巴的一些技巧.” 華山論舞, http://www.dancers.com.tw/te/te-05/0511.html.

林語綸. “淺談三步吉魯巴學習技巧.” 華山論舞, http://www.dancers.com.tw/te/te-03/te-0302.html.

楊杰.“台灣探戈三步吉魯巴舞步發明人.” 華山論舞, http://www.dancers.com.tw/rep/rep2009/0902.html.

謝啟彬. “吉魯巴、阿哥哥、扭扭舞…其實音樂本質上都是「節奏藍調」 – 舞曲風格與音樂風格的再次交錯.”, 啟彬與凱雅的爵士樂 Chipin & Kaiya’s Jazz, www.chipinkaiyajazz.com/2017/08/blog-post.html?fbclid=IwAR2EH9Ag2ACW3NR9YyBFw9PDc2SHOT6yUs_VGwCYtStbZLEfPPhFJ8EDiAI.

謝啟彬. “是舞步還是音樂風格?-從「吉魯巴」談起,認識爵士樂與搖滾樂本是同根生.” 啟彬與凱雅的爵士樂 Chipin & Kaiya’s Jazzwww.chipinkaiyajazz.com/2015/09/blog-post.html.

運動星球 . “國標舞,社交舞?傻傻分不清楚?.” 運動星球 Sportsplanetmag, http://www.sportsplanetmag.com/blog_16051010205669756.aspx.

Keepin’ It Real|The Shed

本系列發祥自作者在倫敦就讀碩士期間,透過訪談、田野調查等方法試圖了解當地 Swing Dance 發展現況的過程中,針對當今 Swing Dance 文化的 Authenticity (本真性)所產生之疑問與想法,希望藉機發表相關文章與各位讀者討論及分享。


本文將藉由筆者近期參與 Angela Andrew 所主持之 The Shed 之經歷,與各位分享這位 Swing 界大前輩、老師們的老師,是如何訓練舞者的。

The Shed

coles_honi572.jpg

(圖:傳奇踢踏舞者 Charles “Honi” Coles)

The Shed,是每月一次的小班制訓練團,藉由常態的團體練習,琢磨 Lindy Hop 和 American Vernacular Jazz 的基本功。 The Shed 的名稱典故,根據 Angela 發布的網頁資訊,是來自一位傳奇舞者 Charles “Honi” Coles ,經由密集的反覆練習,終於成為「fastest feet in the world」。

爾後,「Woodshedding」這個名詞,也廣泛在音樂家之間被使用,它可以是一群樂手聚集在一起磨練,也可以是個人的閉關練習。

“Shed and sharpen your tools through technique-focused exercises, prayer and a renewed commitment to the art and excellence of your craft and ability as a musician.”

Angela 也在一開始就開誠布公地說,自己將會非常嚴格地對待所有人,並且她對大家都會維持尊重,但也保證絕對不會對大家很 nice。

先說結論:這三個小時、加上老師總共只有 8 個人的練習團,是我學舞以來最緊繃、壓力最大的學習體驗,也一度開始懷疑人生,甚至覺得自己根本就不會跳舞。英國同學也在過程中分享心得,說這次無疑是一個非常 humbling (使人謙卑)的體驗。

(突然覺得這系列可以下個副標:在英國被老師罵爆的日子(笑))

Finding Your Center

前一段稍微介紹了 The Shed 的形式,那麼它核心概念是什麼呢?本系列第一篇關於Airstep 的文章 就有強調,Lindy Hop 和爵士舞蹈,強調的是節奏。Charles “Honi” Coles 在一次訪問中就點出了這根本的差異(約 6:00 開始):

 

“[…] Have control of your feet, have control of your arms, etc. But let your body just be free and easy. Because, tap (dance) … is a free, natural, easy way of dancing. Contrary to ballet. Ballet requires certain positions, certain ways to hold your hand, your fingers, etc. That doesn’t apply to tap at all. ”

Charles 提到了最關鍵的一點:踢踏舞是一種自由、自然的舞蹈。跟踢踏舞同源的爵士舞和 Lindy Hop 也符合這個美學觀。(延伸閱讀:Swing Dance 是一種街舞?!)不同於芭蕾舞和國標舞等源自歐洲體系那樣,強調標準化的線條及身體控制的精準度,在爵士舞的世界中,每個人都能用自己獨特的身軀,跳著形狀截然不同的舞步,卻能在同樣的節奏中和諧共鳴。Charles 也在訪問的最後說道,節奏無處不在,無論是我們走路、呼吸,都有節奏。

所以,為了能回歸到這個舞蹈的本源——身體的節奏,我們首先進行的暖身運動,是一個 45 分鐘左右,結合核心訓練、間歇有氧及肢體開發的練習。藉由奔跑、跳躍,誇張地擺動肢體等活動,讓我們能在自然放鬆的狀態下,去感受並找到自己的 Center,亦即啟動一切動作的身體中心。

聽起來很容易,做起來卻非常難——這才發現,包括我自己在內,原來多數人在學舞的時候,都有一個心態,想要先跳得「像」再說。於是,我們一心只想著要讓自己手腳擺動的方式和形狀看起來跟示範動作的老師一樣,反而沒有在一開始就將意識聚焦在動作轉換過程的時間感(節奏)上。

Rhythm & Calibration

結束熱身,我們便展開將近一小時的「節拍器」練習:將身體為節拍器,對著音樂的節奏,兩隻腳輪流「落(drop)」在拍點上。以一小節為單位,我們從 half time 開始(二分音符),接著是 single time(四分音符)、double time(八分音符)一直到最快的十六分音符,過程中除了留意落地的時間點是否正確,更重要的是這個節奏是否由 Center 啟動——若只是單純用兩隻腳去採拍子,那麼便是忽略了身體自然整合的穩定狀態,而用控制四肢的方法使喚自己的雙腳踏在拍子上。

練習的一開始,我們搭配的是 120 bpm 左右的 hip hop 音樂,隨著切換成 160 bpm 以上的 Swing Jazz,個人身體內部的中心節奏開始變得不穩定、跟不上音樂等問題逐漸浮現,有時候會為了讓腳踏在拍點上反而顯得很倉促、僵硬等等,練習的時候可說是全部的人都被 Angela 糾正/訓斥了一輪(笑)我個人的問題在於,自己會因為專注在音樂的節奏上而全身緊繃,甚至像之前舞團練習時在全體面前踩 triple step 一樣一度忘記呼吸。

Angela 舉了爵士鼓手為例。她說,爵士鼓手最厲害的是,即便是打著那麼複雜的節奏,他還能維持在同樣的拍子(tempo)上。套一句當天同學說的話,每一個舞者都應該和樂手一樣,擁有讓身體中心能維持穩定的節拍作為校準(Calibration)的能力。如此一來,在同樣的拍子上,每個人用不同的方式一起表現著一樣的節奏。這就像爵士樂手們可以在同樣的和弦進行上演奏不一樣的旋律,每個人都能充分表現自己,彼此的聲音卻又能融為一體。

Dance Like Yourself!

那麼要如何知道每個人都在同樣的節奏上呢?最後的一個團體練習,就是大家一起跳一段 4 個 8 的 routine(下方影片 0:23 至 0:43 左右)

 

而筆者本人在此練習的開頭就被罵了。原因是我又以平時習慣的方式去學舞步——也就是先擷取身體的形狀,而非節奏。

Anybody can do these shapes.

(任何人都可以模仿這些身體形狀)

Stop doing what other people tell you to do, dance like yourself!

(不要再讓別人告訴你怎麼做,做你自己!)

接下來,我們更花了不少時間在確定彼此表現的節奏是同步的,而我們所用的方式非常簡單,就是「用耳朵聽」,直到所有人的腳步和拍手的聲音都一致為止。過程中,有一位同學因發現另一位同學在 full break 的最後採用雙腳開合跳,而非兩腳輪流踏步,便向 Angela 提出質疑。

「⋯⋯我不確定這(動作)有沒有需要統一?」

「妳跳一次。(同學A跳)好,你跳一次。(同學B跳)。我『聽』起來是一樣的呀。」既然節奏一樣,何必拘泥他是用單腳還是雙腳踏的?

是呀!同樣的節奏可以有不一樣的詮釋,就是 Jazz 最迷人的地方。

結語

第一次參與 The Shed,整體而言是個非常具有啟發性的體驗。除了接觸到截然不同的教學方式,也透過扎實的練習,直視自己的不足。但就像文章一開始強調的,這類型的基本功是須要長時間投注心力去磨練的,絕非一蹴可及。奢望只要自己每次都有出現在課堂上就能進步,是不可能的。因為真正的挑戰和磨練,是在課後的自主訓練才開始。

再來就是,比起練習團或工作坊,The Shed 對我來說比較像是定期的健康檢查,讓老師、前輩、其他舞者幫自己指出盲點,便能有效率地修正缺點、確保自己走在正道上。我認為這樣的方法對於有心想要提升自己的中高階舞者來說非常有效,但以這次的經驗來說,為了講求效率、有時過於直接的語言,可能會讓部分成員玻璃心碎一地。然而這也證實,比起歡樂的課堂,我更偏好嚴格的訓練。因此,之後絕對會再回去 The Shed,看看下次老師要怎麼罵我(笑)

以上就是今天的分享!感謝收看,我們下次見(手比愛心)

 

Let’s Talk About Swing|Lindy Hop 簡史中文版摺頁出爐!

搜一下 Wikipedia 就可以發現,其實 Swing Dance 的資訊非常齊全,唯獨對應的中文資料非常少,就算有也是相當零散,缺乏系統化的整理。

這個系列的寫作初衷,是透過將現有資訊中文化並加以編輯,書寫成輕鬆易讀的系列文章,讓有興趣了解 Swing Dance 的朋友們能夠更有效率地認識這個獨特的舞蹈與文化。


先前在國際間知名的 Swing Dance 網站 Yehoodi 上看到這份 Lindy Hop 簡史摺頁,很羨慕英語世界的社群擁有這份資料,沒想到今年二月上旬,來自台灣的舞者、同時也是我習舞路上的恩師 Yivii Su 就將它翻譯成中文版了!Yivii 也在個人臉書貼文中表示,歡迎各位 organizer 將摺頁印製出來發放。

由於太過感動的關係(?)特別為此發一篇文分享。

Lindy Hop 簡史中文版摺頁內容共有兩頁如下方所示,內容我就不再贅述啦。

51658122_10215015447873221_381749960422457344_o

lindy hop history 1

在此也預告,本系列接下來的幾篇文章,會聚焦在 1980 年代搖擺舞復興迄今的發展和重要事件,各位敬請期待!

Keepin’ It Real|什麼是標準的 Swing Out?

本系列發祥自作者在倫敦就讀碩士期間,透過訪談、田野調查等方法試圖了解當地 Swing Dance 發展現況的過程中,針對當今 Swing Dance 文化的 Authenticity (本真性)所產生之疑問與想法,希望藉機發表相關文章與各位讀者討論及分享。


最近因為加入倫敦當地的舞團 Brat Pack,有幸接受 Moe SakanMichael Jagger 兩位國際名師親炙,獲益良多。故想藉由近期兩位老師針對團員進行的訓練,探討現今檢視 Swing Out 的「標準」從何而來,也跟各位分享學習的心得,也提供一些練舞的小撇步給大家參考。

swing.jpg

Swing Out Clinic:你的 Swing Out 從哪來?

雖然以 performance troupe 為定位,Brat Pack 平時團練幾乎都在準備表演的舞碼,兩位老師卻對團員們的基本功要求甚高,自從這個月開始,固定在每次團練的前半小時進行 Lindy Hop 的靈魂舞步—— Swing Out 進行「診斷」。

第一次練習的時候,Michael 就指出,雖然團員大多數人都已經習舞 4~5 年,對於 Swing Out 這個「基本」動作,卻有不一樣的學習經歷,因此跳出來的 Swing Out 可能有很大的不同。

「我們接下來要告訴你們的,是我們認為『標準的』Swing Out。這不代表你們學的 Swing Out 是錯的,反而是給你們機會好好思考,自己現在是怎麼跳的,誰教你這樣做的?」

我大致回想了一下,過去在台灣學習 Swing Out 的經驗,一開始並不是在課堂上,而是剛學舞一個月左右,就在一些前輩引導下嘗試了 Swing Out。然而,當時連 connection 都不穩的我,壓跟不知道 Swing Out 的「感覺」是什麼。甚至我第一次在課堂上跳 Swing Out,是在學舞第三個月、剛學完 Lindy Circle 的情況下,就去上了韓國舞者 JeongWoo & Crystal 的 Swing Out Variation 課程。由於模仿 JeongWoo & Crystal 的風格,我一開始學習 Swing Out 的時候,非常努力地想要加入很多的 Stretch 和 Counter Balance,也因此習慣做不是 Forward 的 Swing Out,日後也透過練習各種 Variation,學習去跟隨不同 Leading 做出變化。

但一直到來倫敦以前,從來沒有人告訴過我,什麼是「標準的」 Swing Out。

THE way to do it.

Michael 和 Moe 說,在他們剛開始學舞的 1990 年代,曾經有所謂「跳 Swing Out 的『一種』辦法 (THE way to do the Swing Out)」。也是在那個時候,美國和歐洲社群有所謂的「Style 大戰」,大家似乎都非常在意、也很積極地想要區分每個人各自跳的是什麼 style。以最常被拿來比較的 Savoy style 和 LA style 為例,兩者在 Swing Out 詮釋上以及 Leading&Following 邏輯上最大的差異,就是在第 4 拍的時候有沒有 Counter Balance。

當時之所以會有這樣的論戰,有其時空背景—— 1980 年代開始的 Lindy Revival,是由主要來自瑞典、英國、加州、紐約等地區的舞者,從影視公司釋出的好萊塢老電影片段「重新發現」了 Lindy Hop,決定要將這消失已久的舞蹈重新帶回這個世界上。然而,因為各自在不同時間點、向不同的 Old Timer 學習,各個社群便產生了不同的 Style。因此,嚴格來說,現在我們向不同派別的國際老師學到的「Savoy Style」以及「LA Style」,只能說是綜合不同早期舞者個人風格所產生的「復刻版」。Michael 也在私下和團員聊天的時候補充道,像是現在大家說的 LA Style 或 Hollywood Style 這個名詞,也是由 Sylvia Sykes 等第二代舞者 [1] 創造的。

回到本站第一篇文章強調的重點,「Lindy Hop 是一種街舞」,Swing Dance 本來就不像國標舞那樣,有一套系統性的標準去鑑定舞者的動作是否合格,每個人都有自由用自己的舞步和自己的風格去詮釋音樂和節奏。

既然有各種跳 Swing Out 的辦法,那不是學越多越好嗎?為什麼要緊抓著一種標準不放呢?

Which style? 區辨不同風格的重要性

舉例來說,前幾篇文章有稍微提到,我去年底有在 LSE Swing Dance Society 向 Angela Andrew 學習。Angela 算是 80 年代 Lindy Revival 時期的初代舞者,當初是向 Norma Miller 學舞的,所以和英國 Lindy Hop 的教父級舞者 Ryan Francois [2] 有著類似的看法,認為他們有義務傳授以 Frankie Manning 和 Al Minns 等為代表的「正宗」Lindy Hop。而 Michael Jagger 身為 Ryan Francois 的學生,學習到的 Swing Out 裡頭並沒有像 LA Style 那樣強調 counter balance,而是依靠 connection 和節奏去做變化。

Michael 私下也分享說,他之前嘗試過跟 Chanzie & Stephen 等 LA 舞者討教,「但我現在還是不會跳 LA 版本的 Swing Out。因為跟我會東西的太不一樣了。」所以他也可以想像,在剛開始學習 Lindy Hop 的時候,如果短時間內連續遇到不同背景的老師,很可能會因為吸收太多不同派別的資訊而精神錯亂。特別是現在的 Event 很流行請一大票老師去教舞,學生也很好學,一口氣就上好幾堂課。但在基礎不夠穩定、搞不清楚不同風格派別的情況下,學生可能在前一堂課被老師要求這麼做,下一堂課卻被要求反其道而行,結果就是學到崩潰、什麼都跳不好。

「要有效進步的話,必須鎖定一種風格專精才行。」先精通其中一種,在接觸到不同風格的舞步時,才有「底子」去融會貫通,否則只是囫圇吞棗。這也是為什麼我非常認同,老師應該要跟學生提起影響他們最多的舞者,並幫助學生區別不同風格。一方面是為了保存、傳承這個舞蹈文化的重要遺產,一方面也是讓學生有意識地去建立自己的底子和學習基礎,之後才不會聽到任何建議就想採納,最後啥都學不像,反而感到相當挫敗和無助。 Michael 也建議,基本的舞步都學會之後,最好是能找到自己喜歡的一、兩位老師,就跟著他們一路學上去。特別是喜歡參加 event和 workshop 的學生,在選課的時候也要注意老師的背景和風格,才不會學得一蹋糊塗。

筆者認為,這種區辨能力對於出身亞洲的舞者來說更加重要:因為我們的社群相對年輕,所以有時候會聽到來自歐美國際老師評論說,希望我們這些亞洲國家(包括韓國)要建立「自己的風格」,不要只是模仿別人。以前我都有聽沒有懂,以為「自己的風格」應該是很個人的東西,怎麼會是一個社群可以共同擁有的特色呢?但這一切如果從教學的角度來看,就完全說得通了:

我們在不斷邀請國際老師來開辦 Workshop 授課、採納國外經驗的同時,有沒有在持續審視、調整自己社群的教學系統,讓學生不是只會記動作,而是真正學會跳舞這件事情,並且在習得基礎之後,有能力自己去建立自己的風格?抑或我們在課程設計和師資選擇等細節上,有沒有做到讓學生能清楚吸收每堂課的重點,並且不會因不同老師的風格差異造成混淆?這些細節都很重要,卻相當不容易做到,並且是非常需要配合不同地方風土民情(?)去精心設計的。

當然,去決定什麼是學習重點、什麼不是,並不僅是老師們和社群領導者的責任,舞者們有意識地去選擇自己喜歡的風格學習,也是非常重要的推力。

 

“Rhythm is our business.” 聽聽自己的 Triple Step

講了這麼多跟 style 有關的分析,也舉了老師們的意見為例,不是想要凸顯哪一個派別才是正宗,而是想提供一個分析不同 style 的脈絡給各位參考。回過頭來,也藉機再次提醒自己 Lindy Hop 舞蹈的基礎—— Rhythm 的重要性。

無論我們跳的是哪一種 style,好的節奏感是不可或缺的。Moe 也說,很多人不知道 triple step 的重要性,其實比想像中的還要大。

「不要覺得自己跳很久了就理所當然可以把 triple step 跳好⋯⋯我知道有些老師(但我不會說是誰)在比賽評分的時候會看 triple step,甚至連上課分級的 audition,我也遇過有老師很直接地評論學生:『這人連 triple step 都跳不好,沒資格上 Advanced 的課。』」

在第一次的 Swing Out Clinic,Michael 和 Moe 聲明,對他們而言,基本 Swing Out 是「Forward Swing Out」,也就是 5&6 的時候讓 Follower 往前走。大致修正「形狀」之後,兩位老師多數的時間都不斷地盯著大家的腳步,要求大家踩出乾淨的節奏。甚至最近還相當仔細地進行一對一診斷,一次只聽一個人不斷左右踩 triple step(之間沒有 rock step),相當嚴格。他們說, Lindy Hopper 要把自己當成樂器,跳舞的時候應該要像 Tap Dancer 一樣,有辦法在音樂中精準地踩出 Swing 的節奏 [2]。而 triple step 就是 Lindy Hop 裡頭最基本的 swing 節奏單位,所以透過連續踩 triple step 的練習,可以有效提升節奏感和身體的穩定性,而且不需要舞伴,相當方便。

最後將 Michael 和 Moe 提出的練習要訣整理成幾個重點跟各位分享:

  • Bounce while staying grounded:這意味著我們必須利用地板的反作用力來讓自己的身體維持輕盈的彈跳感。很多人會以為「Grounded」就是要將重心往下沉、甚至死命用力踏地板,但那麼做的話,絕對踩不出乾淨清脆的節奏。Michael 以英文字母「M」和「W」形容兩種狀態:假設將中心至於一條水平線上,「M」所代表的是踏步的同時把重心完全拖向地板,「W」則是以前腳掌輕盈地將自己的身體彈起來。
  • Look at yourself in the mirror:要確定自己的 bounce 是否太大或太小,可以透過檢視鏡子中身體的狀態。想像自己的能量重心在核心和骨盆,在放鬆的狀態連續做 triple step,若自己的上半身完全僵直不動,那就是能量被鎖住了,會限制四肢的動作;反之,若 triple step 的時候連頭都跟著震盪,就是沒有將能量凝聚在身體中心,很容易一不小心就沒在拍子上。
  • Listen to your steps:我自己以往練習 Triple Step 的時候都會搭配音樂,但 Michael 和 Moe 建議,信任自己的耳朵,在無聲的狀態下,去「聽」自己的腳步是否平均。
  • Use the Metronome:向打擊樂手會用節拍器練習節奏精準度,節拍器也是舞者的好朋友。除了在無聲狀態下聽自己腳步聲是否均勻乾淨,節奏的穩定則可以透過搭配節拍器練習達成。Michael 建議每天練五分鐘就可以了。

練習基本 triple step 的目的,是為了最終可以找到最穩定的狀態去做出想要的節奏和肢體變化。如此一來,就算要嘗試比較 smooth 或是比較浮誇一點的風格和 variation,還是能有很好的節奏感和音樂性。

以上就是今天的分享!感謝收看,我們下次見(手比愛心)

Notes

  1. Sylvia Sykes 是向「Swing Era」時期的加州代表舞者 Dean Collins 學習 Swing Dance
  2. Ryan Francois 曾在 TedTalk 上介紹不同風格的 Swing Out,請詳影片
  3. 關於 Swing 的節奏可以參考 Kiss & Tell 的這篇文章和進階的節奏練習教學。

Lindy Hops the World|Vilnius

本系列包含筆者在各地與舞者交流的心得,以及對各個 Dance Scene 和社群的觀察紀錄。系列命名取材自 1927 年美國飛行員 Charles Lindbergh 飛越大西洋的創舉,據傳也是 Lindy Hop 舞蹈名稱的由來。


 

My Trip to Vilnius

2019 年 1 月 1 日,我抵達了立陶宛的首都 Vilnius,展開為期六天的假期。原本是期待和台灣的舞者同好們一起在當地參加 Social,但因為剛過完新年的關係,常態 Social 和課程都取消了。還好,很幸運地有很多時間和當地舞者們交流,便藉機向他們詢問當地社群的組成和發展,以及屬於當地 Dance Scene 的文化與特色。

接下來,我將會簡單呈現這六天以來和兩對舞者 couple 對談的內容,希望能幫助有興趣到立陶宛參加活動或旅遊的各位更加認識 Vilnius 的 Dance Scene。

 

Vilnius, a hipsters’ city

 

49204496_2116672768391933_3983954811287502848_o.jpg

(筆者拍攝的 Vilnius 街景)

在正式進入 Dance Scene 介紹前,先讓大家對立陶宛和 Vilnius 有個大致的印象。

立陶宛是波羅的海三小國之一,由於地理位置的關係,歷史上在沙皇時代和蘇聯時期都曾遭俄國侵略和統治。但立陶宛人堅決反對俄羅斯對當地文化的打壓的控制,有長達百年的時間都透過偷運禁書、地下講學,繼續傳承他們的歷史、語言及文化。這也是為什麼友人會開玩笑說,或許 Vilnius 這座城市今日的風貌特別「文青」,跟他們的祖先有很大的關係。畢竟,人家偷渡走私的都是菸酒,他們冒著生命危險帶回國家的可是一本又一本的書呢!

留著「文青」血液的立陶宛人,從小接受的教育也跟出身在東亞洲的孩子們很不一樣,中學以前,除了基本學科之外,每個人都可以選擇音樂、舞蹈或是其他藝文及體育課程。同時,他們似乎也很享受泡在咖啡廳的時光,天氣好的時候也喜歡在戶外野餐——如果天氣夠暖活的話。冬天最低溫可以達到攝氏 -30 度,冷到不行的 Vilnius,冬季漫長、日照少,這幾天在當地下午 4 點多就日落。身為亞熱帶的子民,實在不得不感佩,在這樣嚴寒的天氣還能堅持外出上班、上課的立陶宛人,意志力未免太堅強了吧!

 

The Vilnius Dance Scene

社群概觀:小而精巧,並且年輕

立陶宛有兩個主要的 Dance Scene,分別位於首都 Vilnius 和第二大城 Kaunus,並且以前者為核心社群。Vilnius 又有兩個主要的 Swing Dance Studio,包括最早在 2003 年成立 Lindyhop.lt ,以及後來改名為 What a Jazz 的 Hoppers’ Dance Studio。

Vilnius 的 Swing Dance Scene 和多數地方一樣,以 Lindy Hop 為主,也有一小群 Balboa 和 Shag 舞者(但據悉人數相當地少)。由於人口稀少的關係,Vilnius 的社群可說是小而精緻,舞者人數約莫千人上下,並且年齡層相較於倫敦(廣到不行)和台北(主要介於25-35歲之間)來得年輕許多。據我那位舞齡 12 年、現為 What a Jazz 老師的立陶宛朋友所述,在 Vilnius, 35 歲以上就可以算是資深(senior)[1] 舞者了。不少立陶宛人都是從中學時期就接觸 Lindy Hop,許多人舞齡比其他地區同年紀的舞者還要更久,也難怪立陶宛的舞者無論是在歐洲或世界都是出了名的優質,知名的國際老師如 Pamela Gaizutyte、Egle Regelskis、Martynas Stonys 等都出身立陶宛。

(ESDC 2015 – Advanced All Swing Showcase – Finals – Martynas Stonys & Egle Regelskis)

那麼,立陶宛舞者如此強大的秘密是什麼呢?

以下是我彙整各方說法後,透過教學、推廣、文化背景等面向的解析,試圖探討造就 Vilnius 當地 Lindy Hop 強盛的因素。當然,由於資料來源並不夠豐富,可能跟實際情況有些出入,歡迎各位留言提問&補充。

 

教學方面:強大的師資與勤奮的學生

無庸置疑地,今日的 Vilnius 擁有一批實力堅強常駐師資,除前述列舉的 Martynas Stonys,還有 Arnas Razgūnas & Eglė NemickaitėElze Visnevskyte、來自澳洲的 Andrew Hsi 等。

(Martynas 和 Egle 於 2012 年 TEDxVilnius 的演說)

這趟去立陶宛,每一位舞者朋友都表示,立陶宛的 Swing 課程非常精實。同樣是為期一個月的 Course,當地是每週安排 2 堂,每堂 1 小時。上課中,有將近 7 成的時間都在跳舞,之間幾乎沒有休息。並且整體而言,老師們非常嚴格,就算有其中一位老師比較親切、願意鼓勵學生,他的搭檔必定會扮黑臉。好比說,舞者朋友舉例,之前 Egle 與 Martynas 搭擋的時候, Egle 往往會在 Martynas 試圖鼓勵學生的同時,一邊潑冷水說「不,那糟透了。(No, it’s crap.)」。而現在 Martynas 與 Elze 搭擋,則變成前者當比較 mean 的一方,Elze 則當白臉。朋友也補充道,當地不少資深舞者都很願意投入教學,使得各個程度之間的人數差異不會像倫敦來得如此懸殊。也因為不斷有新的老師加入,且老師訓練制度規劃完善,教學質量一直都能維持得很好,自然也能穩定開班、培養新人。

不僅老師要求嚴格,學生也相當好學。據當地人的說法以及 Egle 去年底在台北 The Diner 2018 授課時的分享,立陶宛人的性格是只要選定一個興趣,就會很認真投入、想辦法學到最好。正因為這樣,學生幾乎不會抱怨課程太辛苦、太 intense,若站在老師的立場,自然就可以節省「營造歡樂氣氛」的時間和精力,聚焦在舞蹈教學和技術指導上。

對外以公開演出吸引民眾,對內以趣味活動落實爵士音樂教育

Vilnius 人口約有 54 萬人 [2],大約是台北市人口總數 [3] 的五分之一,卻擁有跟台北市不相上下、甚至更為活躍的社群。朋友說,當地在推廣 Lindy Hop 的時候,常會透過音樂節等大型展演活動,以公開演出引起民眾的興趣。各個中學校園也有老師或學生積極推廣 Swing Dance,因此,民眾對 Lindy Hop 並不陌生。

包括台北在內,許多社群在對內推廣爵士音樂及文化相關知識的時候,都選擇舉辦講座或課程。但 Vilnius 的 organisers 想出了一個非常有趣的方式,讓舞者們不要只聽 Swing Jazz,而是能更加廣泛地認識爵士音樂的歷史——定期舉辦機智問答比賽。活動方式非常簡單:由主辦方事前提供賽前準備的材料及方向,讓參賽者們可以事先閱覽各個主題的相關資訊,例如舞廳的歷史、不同樂器的代表樂手和歌曲等。到了比賽當天,再以類似 Quiz Night/Trivia Night 的方式分組進行搶答。如此一來,原本藉由講座可能難以吸收、只能被動學習的教材,變成透過遊戲的方式讓學生主動挖掘的知識。通常這些 Quiz Night 會在傍晚開始舉行,緊接在後便是 social 時間,個人認為蠻新鮮的,只不過聽朋友說 Quiz Night 本身就長達 3 小時,若要同時參加比賽和 social ,時間成本太高,所以沒辦法經常舉行。

Fun Fact:年輕人覺得「Lindy Hop is cool!」居然是因為沒有街舞?

立陶宛的舞者平均年齡之所以這麼年輕,一部分是因為當地雖然在 90 年代後開始受到 hip hop 音樂文化的影響,卻直到近十年才開始建立起街舞社群。街舞文化的匱乏,間接使得 Lindy Hop 在 2000 年初期成為年輕人耍帥、交際的最佳選擇。朋友也打趣道,對身為「文青」的立陶宛人來說,爵士樂是一種蠻酷的音樂,所以看到配著爵士樂跳的舞自然也感到很有意思。

不過,光是缺乏街舞文化這點並不足以構成 Lindy Hop 的吸引力。經對談後發現,立陶宛的 Ballroom Dance(國標舞)普及,造就了不少國際知名的國標舞者 [4]。因此,很多人小時候都會被爸媽送去學國標。而國標舞之中最受年輕人喜歡的 Jive (捷舞)音樂風格和 Swing Jazz 相近,相較其他舞科的音樂更輕快活潑,所以不少原本學國標的舞者在接觸 Swing 之後都回不去了,好比說,Egle Regelskis 就是其中一位 [5]。

 

結語

跟韓國首爾差不多同時開始組織 Swing 社群和教室的 Vilnius,雖然城市人口基數少,卻擁有原深厚的舞蹈文化和堅毅不屈(?)的民族性。於是,在用心經營之下,十年後的 Vilnius 也帶領立陶宛成為 Swing 強權。

此趟沒能參加到當地的 Social 實在可惜!Vilnius 的 Swing Dance 年度盛會除了 5 月份的 Harlem(2019 年改名為 Uptown Rhythm)還有秋季的 All Lithuanian Weekend。不過,筆者已經開始規劃 5 月份再訪立陶宛了!若是成行的話,再跟各位分享各種觀察和心得。


Notes

  1. 事實上,在 What a Jazz 官網首頁也特別獨立出 35+ 的課程資訊,可見是有一定的人數才能有此分類。
  2. Wikipedia:「根據2001年維爾紐斯地區統計局的人口統計資料,維爾紐斯市擁有人口542,287人。」
  3. 截至 2018 年 12 月 31 日止,台北市總人口數為 2,668,572人。
  4. 知名立陶宛國標舞者包括 9 次獲得 World Ballroom Dance Championships 冠軍的Arūnas Bižokas ,連結影像是他近期與搭擋在 Vilnius Dance Festival 的演出。
  5. 根據 Egle 在各地 Swing Dance 活動如 Swingin’ Spring 2019 的簡介 ,她的家人都是國標舞者,自己在接觸 Swing 之前也跳了 10 年的國標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