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dy Hops the World|London: Swing Patrol

本系列包含筆者在各地與舞者交流的心得,以及對各個 Dance Scene 和社群的觀察紀錄。系列命名取材自 1927 年美國飛行員 Charles Lindbergh 飛越大西洋的創舉,據傳也是 Lindy Hop 舞蹈名稱的由來。


自從 2018 年 9 月中旅居倫敦以來,已經有半年的時間都在探索倫敦的 Dance Scene,今天想跟大家分享的是以英國倫敦為據點、堪稱全世界規模最大的連鎖 Swing Dance Company—— Swing Patrol。

為什麼討論當今倫敦的 Swing 生態,非得先提 Swing Patrol 不可?幾點原因如下:

  • Swing Patrol UK 今年(2019)於倫敦成立滿十週年,是倫敦最年輕的社群之一,同時卻是在當地開設最多課程及 Social 的組織,並經營 5 個舞團,培養出不少舞者和師資。
  • Swing Patrol 是跨國的連鎖學校/教室/公司,在澳洲 SydneyMelbourne、英國 London、Brighton、德國 Berlin荷蘭 Leiden 都有分部。
  • Swing Patrol 是幾個倫敦主要的大活動如 London Swing Dance Festival 和 London Throwdown 的主辦單位。

基於上述幾點,筆者認為,Swing Patrol 空降倫敦的十年來,某種程度上重塑了倫敦的 Social 生態和整個 Swing Dance Scene,所以不得不特別獨立一篇專文介紹。再加上自己目前身兼該公司旗下兩個表演舞團的成員,希望能藉由這個(難得有心情想寫文章的)機會,將自身經歷和觀察整理下來跟同好分享。

預告:本文將會涉及一些個人觀感,希望大家不要太激動(笑)

那麼,讓我們開始吧!

由澳洲白人開創的 Swing 社群

是的,這是一個由名叫 Scott Cupit 的澳洲白人男性與其夥伴創立的公司。

草創於 1998 年, Swing Patrol 從澳洲墨爾本及雪梨等城市開始經營社群,接著在 2009 年由 Scott Cupit 率領團隊來到倫敦展開 Swing Dance 的推廣教學,迄今已 10 年。為什麼一開始就要下這麼聳動的副標呢?日後在探討整個倫敦 Swing Dance Scene 的時候會有更深入的討論,不過簡單來說,「澳洲白人」這個標籤,正好點出了兩件事:

  1. Swing Patrol 不是倫敦當地的原生社群,而是已經發展出社群經營模式的「外商」
  2. Swing Patrol 能夠迎合白人文化和白人為主的客群之喜好

且讓我們由 Scott Cupit 於 2015 年出版的書籍 《Swing Dance: Fashion, music, culture and key moves》展開討論。在這本圖文並茂的全彩書籍中,有非常大的篇幅在討論各種舞風興盛年代的時尚,例如 1920 年代的 Flapper 裝束、Collegiate Shag 的學院風打扮等,接著才是各個舞蹈的基本舞步圖文教學。筆者已拜讀完該作,認為該書介紹各種舞風的概述皆非常完整,也確實涵蓋了關於音樂的基本知識,但仍驚訝於內容之中討論不同年代的衣著風格和裝束的比重,居然跟舞蹈本身不相上下,甚至讓人留下更深刻的印象。

光是從這樣的編排就可以看出,Scott Cupit 非常清楚大眾感興趣的內容是什麼,也懂得運用不同媒介為自家的服務和品牌做宣傳,非常有商業頭腦。不過這也沒什麼好訝異的—— Scott Cupit 在成立 Swing Patrol 之前,曾是財金界的白領。他也不諱言,自己家境優渥、從小受到良好教育,直到某次至美國旅遊,在迪士尼樂園的遊行初次見識到 Swing Dance,便深深受到吸引,從此一頭栽進 Swing Dance 的世界。

Scott 曾表示,他最大的熱忱在於推廣 Swing Dance,讓更多人認識 Swing Dance、進而加入這個歡樂的社群。那麼,他離鄉背井,來到倫敦之後,是如何在短短十年內就打造出超越所有其他社群規模的 Swing Patrol 大家庭呢?

BBC創投節目募資 另創立 Swing 健身品牌

讓我們把時間再往前推一點,回到 2014 年。自 2009 年 2 月份初次授課起,Scott 和夥伴們已經在倫敦當地累積出逾千人的社群,也在倫敦各地固定授課、舉辦 Social 活動。Scott Cupit 和團隊受邀至 BBC 創投節目 《Dragon’s Den》,最終他們獲得其中一位投資人 Deborah Meaden 提供的 £65,000 資金,並承諾 Deborah 成為 Swing Patrol 的股東之一。過程我就不贅述了,請參考下列影片:

隨後, Swing Patrol 便知名度大增,獲得資金挹注也使得他們得以進一步規劃快速且有效推廣 Swing Dance 的計畫,同時繼續經營每週的課程和活動。得到贊助之後, Swing Patrol 是用什麼方式加速擴展事業呢?你沒看錯,就是打造一個以 Swing 舞蹈為主題元素的健身品牌—— SwingTrain

SwingTrain 基本上是參考如 Zumba 等有氧舞蹈課程,在45-60 分鐘的 routine 中加入 Swing 和 Solo Jazz 的舞步,帶領學員一起活動肢體,達成快樂減脂、塑身的目標。Scott 表示,希望這個品牌能夠培養出專業的教練,建立牌照機制讓更多舞者和健身愛好者有機會成為全職或兼職的 SwingTrain 教練。

由於筆者尚未親身體驗過 SwingTrain 課程,無法驗證受訪者提供的資訊是否為真,而SwingTrain 的客群究竟能否成功轉換為搖擺舞課程的學員,這點確實是有待檢驗的。畢竟,我自己也很難想像那些去上有氧拳擊減脂課的中年婦女,會因此成為拳擊運動的愛好者。個人認為,SwingTrain 這個品牌的成立,現階段更多的成分是為公司創造更多營收,同時鞏固老師和資深學員的社群,讓他們在正規搖擺舞課程之外,可以參與更多 Swing Patrol 的相關事務、建立更高的認同感和忠誠度。

天天有舞跳,人人有功練

Swing Patrol 在倫敦十年,雖然同時還是有其他社群繼續活躍著,不可否認地,主打初學者以及常態 Social 活動的 Swing Patrol ,是其中曝光度和市佔率確實最高的。若到 Swing Out London 這個搖擺舞活動資訊網頁,放眼看去有超過八成都是 Swing Patrol 主辦的。那麼,Swing Patrol 自己又是怎麼定位他們的課程和活動的呢?

僅提供初階 Drop-in 課程 兼以舞團培養師資

Swing Patrol 的授課方式跟台灣非常不一樣,他們只有 Drop-in Class。

除了偶爾舉辦的週末主題 Workshop,Swing Patrol 並沒有像台灣和韓國一樣完整的課程架構,更沒有以月為單位的「Course」。這對我來說相當震撼——那這樣大家要怎樣確定自己的程度在哪裡、預期的學習成效又是什麼呢?難道說是因為倫敦人比較不想認真學跳舞嗎?(當然不是。)

Swing Patrol 只有 Drop-in 課,很大一部分確實是配合倫敦人的生活:Swing Patrol 的學員之中,不少人是來自外地。他們或可能只是短暫停留,也可能是 base 在倫敦、經常出差。對這些人而言,要一個月內每週同一時間出席課程,幾乎是不可能的。另一方面,Swing Patrol 並沒有自己的教室,所有的授課及活動場地都是租借來的,有時可能會臨時變動。從好的方面來看,Swing Patrol 是考量到學員出席率以及場地變動的可能,才選擇以 Drop-in 的方式開課。

由於不須要承諾學員長期的學習成果,甚至不用事先告知授課主題,Drop-in 形式讓老師可以更自由地授課,也使 Swing Patrol 得以快速在各地設點。這也引出了一個問題:那麼多地方要開課,哪來的老師?

某種程度上,以我個人的觀點來看,Drop-in 課程可說是毫無效率,缺乏統一的師資訓練和鬆散的課程架構,事實上也是當地舞者提到 Swing Patrol 時,最常遭受抨擊的弱點。然而 Swing Patrol 旗下的三個表演舞團(Performance Troupe):Brat PackThe DinahsThe Down & Outs,還有以提升技術為主要目標的 Skyliners 以及 Club Stomp  兩個 Development Troupe,都成功吸引不少中高級以上的舞者加入。我自己是在加入 Brat Pack 之後才發現,原來該團很多人都有在教常態課。甚至只要是經由甄選成為該團成員,就等同於擁有授課資格,每個月都會收到來自總部行政發放的代課通知信息,似乎只要有心,人人可以當老師。

所以說,批評 Swing Patrol 的老師都沒有經過篩選是有些偏頗的,但個別師資的教學經驗確實有很大的差異。而在這樣的架構之下,新老師很容易出頭,並且可以搭配資深老師累積經歷,而薪資給付費率也是浮動的,端看參與課程的學員人數而定。因此,老師們雖然能充分主導課程,卻也得為自己的招生率負責。個人認為,這對於想將舞蹈老師作為副業者而言是非常不錯的體系,但對於品牌的整體印象是否加分?我必須說自己很難對 Swing Patrol 的課程品管及師資水準給予極正面的評價。

密集的 Social 活動 打造 Beginner-Friendly 的生態

由於英國本身就有酒吧社交文化,很多人喜歡下班或週末上 pub 跟朋友喝一杯。Swing Patrol 每週或隔週就在倫敦各地舉辦 Social,場地以酒吧為主,入場費相對便宜(約 3 小時的 social ,收費介於 6-10 鎊,以倫敦的物價而言是很便宜的),搭配半小時至一小時的 Open Class,輕鬆愉快的氛圍,讓人們更樂於嘗試 Swing Dance。Swing Patrol 甚至有標榜「Beginner-Friendly」的 social dance,對該類型場次的 DJ 歌單也有特別要求,希望是不要超過 3 分半、節奏清楚(類型和快慢視當日授課主題而定,可能是 Lindy 也可能是 Charleston),以減輕初學者的壓力。

Swing Patrol 主打初學者的策略卻時相當成功:今天到倫敦跳舞,無論到哪個 Social 場子,都可以發現之中有 1/3 左右、甚至更多比例的初學者。這當然也跟倫敦人喝了酒就很能「放開自己」的特性有關,好比說我個人週末經常去跳舞的場子,就有很多根本不會跳 Swing 的醉鬼混進舞池裡扭擺(笑)不過這樣子頻繁、初學者廣布的 Social,也使得倫敦近期興起了所謂「Private/Invitaional Social」的風氣。如字面所示,這類的 Social 並不會公開宣傳,而是希望程度相仿(中高級以上)的舞者出席,所以幾乎是採邀請制的——就算你覺得自己程度夠好,沒有門路的話,根本不知道辦在哪裡、該怎麼去。這似乎是倫敦 Swing 圈獨有的現象:畢竟以往可能一個月才有一次百人以上的舞會,現在反而太多 Social 可以跳,又不能保證每次都能跳得盡興,不如找幾個熟識的好友一起辦個小規模的 Social,每次邀請一些新朋友加入。

結語

礙於篇幅的關係,關於 Swing Patrol 的簡介就此暫時作結。個人認為,Swing Patrol 在推廣搖擺舞方面真的是不遺餘力,作為一個創業成功的案例也十分值得深入研究。一方面,Swing Patrol 以健身運動作為宣傳、行銷搖擺舞的方式,我個人是不太能夠理解的;另一方面,我也知道 Swing Patrol 看似鬆散的教學和師資培養制度,其實也出了不少相當優秀的舞者與傑出的老師,他們都是我在倫敦跳舞學習的對象。本文僅作為筆者本人試圖描繪整個倫敦 Swing Dance Scene 的起頭,希望接下來有更多時間和篇幅與大家分享倫敦的各個社群和重要推廣者的故事。

再次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次見(揮手)


Reference

“’You Can’t Match the PR That Comes with Dragon’s Den’ – Scott Cupit, Swing Patrol.” Distressed Denim: Levi’s Stuck in the Past, http://www.managementtoday.co.uk/you-cant-match-pr-comes-dragons-den-scott-cupit-swing-patrol/article/1315519.

“Dragons’ Den Success Stories: Swing Patrol.” Startups.co.uk: Starting a Business Advice and Business Ideas, 1 July 2016, startups.co.uk/dragons-den-success-stories-swing-patrol/.

“‘You’ve Got to Graft to Open Doors’: Swing Patrol’s Scott Cupit on Success.” Growth Business, 16 Jan. 2017, http://www.growthbusiness.co.uk/youve-got-graft-open-doors-swing-patrol-scott-cupit-success-2549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