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epin’ it Real|The Boogie.

本系列發祥自作者在倫敦就讀碩士期間,透過訪談、田野調查等方法試圖了解當地 Swing Dance 發展現況的過程中,針對當今 Swing Dance 文化的 Authenticity (本真性)所產生之疑問與想法,希望藉機發表相關文章與各位讀者討論及分享。


frankie_manning2.jpg

(圖:Frankie Manning doing the Shim Sham。來源:Google。)

今天要來說一個關於課堂上被老師洗臉的小故事(笑)

來倫敦之後,非常想要在這裡跟當地的舞者學習,特別是平時比較少機會接觸到的、常駐在倫敦的老師們。在發現 LSE Swing Dance Society 的指導老師是 Angela Andrew 之後,就讀 SOAS 的我便厚著臉皮加入他們的 Swing 社課,希望能從 Angela 和她的搭擋 Tom 身上學到舞技以外的東西,好比說風格以及教學方式(之後有機會可以開倫敦課堂觀察筆記的系列文!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興趣呢?)

Angela 說,她和上回提到的 Jreena Green 都算是復興以來的第二代舞者(Second Generation),因他們都曾在 1980、1990 年代左右直接向 Norma Miller 等始祖級的 Lindy Hopper 學習。Angela 平時除了經營自己的社群與課程之外,也經常到歐洲各地授課 。

 

「妳的 Boogie Forward 太 Fancy 了。」

在某一次課堂上, Angela 教大家幾個實用的 Solo Jazz 舞步,包括出現在 Shim Sham Routine 中、我個人也經常使用的 Boogie Forward。

(舞步可參考這支影片 [1],動作示範和解說都非常清楚!)

當 Angela 示範完動作,開始放音樂讓大家練習的時候,我很自然地做了一個不久前在 Sharon Davis 的課上學到的 variation——省略了向前踢腳的動作,直接以腳姆指內側向前點地,再用臀部帶動骨盆向外畫圈。正當大伙兒練得起勁的時候,Angela 突然開口了。

「You, 」Angela 瞪大眼睛盯著我,當著所有人的面點名道,「I don’t want to see any of that ‘vanilla’ now, just boogie forward.(我現在不要看到這麼「奶油」的東西,只要 boogie forward 就好。)」

看我一臉不明所以,Angela 馬上停下音樂,直接打斷大家練習。頓時全場鴉雀無聲,我則是尷尬得不知所措——難道我跳的 Boogie Forward 是錯的嗎?

「我這並不是說妳跳的是錯的。跳舞沒有對錯,只有不同的方式。但我們現在要練習的是最基本的 Boogie Forward,」Angela 繼續正色道,「妳大概是跟一些老師學到比較 fancy 的 variation,才會這樣跳。」

 

What is Boogie?

「所以,我們現在就來看看,什麼叫做 Boogie。」下一秒 Angela 又展開笑顏,用她一貫熱情又有喜感的語調跟我們解說 Boogie Forward 這個動作的由來。只見她把重心放低,雙手高舉,一邊不斷用臀部繞圈。

「這就是 Boogie,它本身是一種舞 (她在這裡用了 dance 指稱,而不是 step),基本上就是這樣用臀部去發動整個身體的動態。」

聽到這裡,我大概明白 Angela 要說的是什麼了。

「你們真的要用臀部及核心去啟動這個動作。」這正是希望 Angela 和 Jreena 兩人都強調的觀念:運用整個身體的節奏產生 Bounce 去帶動肢體的舞動。像我那樣站得直挺挺地,看起來(事實上也是)更傾向於利用身體控制(Body Control)的技巧分段使用肢體,而不是以身體中心的能量發動這個動作。

稍微搜尋了關於 Boogie 的資訊(好吧,我承認我花了至少兩小時在瀏覽相關頁面。)發覺線上的資料並沒有很完整,比較多都是關於 Boogie Woogie 這個雙人舞的解說。而 Boogie 在 Merriam-Webster 上的定義是 “to move quickly”,至於 Boogie 詞義的演變,據該網站的說法,原先是 1920 年代 boogie-woogie 的簡稱,到 1940 年代則作為「跳舞」的動詞(as a verb to refer to the act of dancing),接著被當作「沈浸、陶醉,派對」的動詞(to revel, party),才變成現在的  to move quickly, to get going [2]。

這裡我們可以看到一個問題浮現在眼前,也是接下來我想要探討的議題之一:

既然 Swing Dance 當時是在美國的非裔社群裡自然發展出來的 Vernacular Dance,舞步並非由一人所創造和定義,而是集結社群中許多來自不同文化背景的個體,不斷創造、融合出來的。正因為如此,可以合理推斷很多舞步的由來及定義都不是那麼容易就劃分清楚的。既然如此,距離 Swing Dance 誕生近 100 年後的今日,一個 Boogie Forward 該怎麼做才「正宗」,到底誰說的算?

 

Different Styles in Jazz: It’s Not About Doing It RIGHT.

礙於篇幅關係,在此先簡單表明我的立場:跟爵士音樂一樣,我認為在擁有自己的特色和創新的同時,不能遺忘根源。Angela 和 Jreena 等舞者大前輩們,都懷有保存這個文化的本源的使命感,也對於現今 Swing Dance 社群快速擴張、導致很多時候難以將所知傾囊相授感到無奈。以我這次被糾正的經歷來看,就是因為我在不理解 Boogie 的由來,將這個舞步從它的根源——Rhythm (以及 Energy)給抽離出來了,導致我跳起來太「White」[3]。

不過回過頭來,我想補充的是 Angela 的背景:師承 Norma Miller 等 Savoy Ballroom 舞者們的 Angela,早在第一堂社課就表明她教的是「Savoy style」。 Savoy style 經常被拿來和 Hollywood style 比較,前者的代表舞者包括 Frankie Manning 和 Whitey’s Lindy Hoppers,後者則以出身 South California (SoCal)、曾在紐約待過一陣子的 Dean Collins 為代表。關於各地的 style,英國舞者 Ryan Francois 曾在 TedTalk 的短講中稍微解說過(約 6:50 起):

 

 

根據我近期閱讀到最詳盡的一篇、由舞者 Bobby White 在部落格 Swungover* 寫的文章 [4],可以發現許多人會將 Savoy style 認定為 bounce 比較明顯、肢體較為奔放、能量豐沛的風格,而 Hollywood style 的舞者們則相對較常使用 slides 等看起來很「smooth」的舞步,並且上半身姿勢較直挺。然而,Bobby White 也在文中也提出包括紐約和南加州的音樂差異、舞者個人 Styling 等因素,都造成後人的歸納或認知錯誤。這也是為什麼「Savoy style vs Hollywood style」的論戰持續了這麼久,至今也還是難以達成一個共識,去明確定義到底什麼是 Savoy style,什麼又是 Hollywood style。

前述的影片裡,Ryan Francois 也提到,在復興 Swing Dance 的初期,來自不同地區舞者都分別各自向不同 Old Timers 學習,帶回自己的國家和城市。這也就不難理解為何今日,不同地區的舞者,甚至不同老師教出來的舞者會有不一樣的跳舞習慣,也才造就這世代百花齊放的 Swing Dance 生態。在重申「莫忘本源」、學習區分風格的同時,我也想引用當代爵士樂大師 Wynton Marsalis 在著作《什麼是爵士樂?》當中的文字,作為本文的總結:

爵士樂教導我們同理,教我們跟別人共同創造並醞釀某種感受,同時也鼓勵我們找尋自己的獨特風格。這種音樂能夠兼容無數種演奏方式,供不同的樂手尋找並表達自我,沒有任何規則是適用於每一個人的。[5]

正因為在 Jazz 裡沒有對錯,比起一昧模仿其他舞者的舞步和 variation,從根源尋找靈感、創造出個人的 style 才是最可貴的吧!

 


Reference & Notes

  1. Angela Hong 曾拍攝了一系列的 Vintage Jazz 的舞步教學影片,可以至她的 YouTube 頻道 playlist 觀賞。
  2. “Boogie – ‘Boogie’, ‘Shimmy’, ‘Fandango’, and 5 More Words from Dance.” Merriam-Webster, Merriam-Webster, http://www.merriam-webster.com/words-at-play/8-words-from-dance/boogie.
  3. 相對於 Black (黑人)跳舞,這裡指的是我跳得太「像白人」,也就是跳得太過工整/含蓄/經過修飾,而失去原本的味道。
  4. White, Bobby. “Savoy Style vs. Hollywood Style: A Fight to the Death (Hopefully?).” Swungover*, 17 Feb. 2014, swungover.wordpress.com/2011/06/15/savoy-style-vs-hollywood-style-a-fight-to-the-death-hopefully/.
  5. Marsalis, Wynton, et al. 這就是爵士樂:溫頓・馬沙利斯的音樂與人生自述(Moving To Higher Ground: How Jazz Can Change Your Life). 大家出版, 2016.

 

Keepin’ It Real|Airsteps or Aerials?

本系列發祥自作者在倫敦就讀碩士期間,透過訪談、田野調查等方法試圖了解當地 Swing Dance 發展現況的過程中,針對當今 Swing Dance 文化的 Authenticity (本真性)所產生之疑問與想法,希望藉機發表相關文章與各位讀者討論及分享。


Meeting Jreena Green

幾天前,在教授牽線之下,我來到位於倫敦南岸的 Theatre Peckham ,訪問職業爵士舞蹈家 Jreena Green 以及其舞團成員。

Jreena 自年輕時便接受包括芭蕾、踢踏、現代舞等專業舞蹈訓練,並曾為 GuinnessLevi’s 等品牌之商業廣告編排舞碼 [1],更在 2012 年受聘出任倫敦奧運開幕式的 Creative Consultant and Assistant Dance Captain。熱愛爵士舞蹈的 Jreena 目前將心力投注在黑人舞蹈文化的保存與傳承上,以此為目標同步進行著各項專案計畫。

由於我那天是提早到現場觀摩,一踏入排練室,Jreena 便親切地招呼我、簡單將我介紹給其他舞者之後,就馬上繼續排練的行程。那天在現場的包括 Jreena 在內的幾名舞者,正在排練一段 Lindy Hop 的舞碼。見到一連串充滿張力的拋接動作,我很直覺地驚呼:「Wow, aerials !」沒想到 Jreena 一聽,便正色道:

「You guys call it aerial, right?

(你們都說這是 aerials 對不對?)

No. It’s not ‘aerial’, it’s ‘airstep’.

(不。這不是 aerial,是 airstep。)」

我被這突如其來的指正給震懾到了,卻不能明白為何今日大家都通稱 airstep 為 aerial,而 Jreena 又為何如此堅持要用前者指稱這些空拋動作?

(Frankie Manning doing ‘Over the Back’.)

我繼續盯著 Jreena 和團員,一面試圖翻找關於 airstep 的記憶——除了之前讀過部分關於 Lindy Hop 的英文文章 [2] 有使用「airstep」這個詞彙以外,實在找不到其他相關的線索幫助我推理,為何今日大家會選擇稱之為 aerial 而非 airstep。我眉頭深鎖地看著 Jreena 和舞者們反覆跳了同樣的 routine 兩、三次,卻想破頭都想不出個所以然。

就在我已然放棄思考、開始放空之際,Jreena 突然將音樂停下。

「你知道為什麼剛剛我落地會這樣子嗎?因為你沒有告訴我——你是 Leader,你必須告訴我要幹麻。你要我往哪個方向?Tell me! 你要我在哪裡落地? Tell me! 」

It’s all about the rhythm.

Jreena 對著她的 partner 說道:

「為什麼我們剛剛在做這個 (airstep) 的時候落地時間沒有在節奏上?因為你把我丟到空中之後自己就沒有 bounce 了—— 沒有 bounce 的話,身體就沒有節奏,我們就沒辦法同步。」

Jreena 轉向我,繼續道:

「現在你知道為什麼我會說這是 air step 了吧?因為在空中我們還是在製造節奏,而不是輕飄飄地凌空而已。節奏是怎麼來的?身體的能量(energy)。也就是我們的 bounce 跟 step ——這一切都跟節奏有關。」

It’s all about the rhythm.

Jreena 這番話有如當頭棒喝,令我茅塞頓開——是啊!正因為有節奏作為基礎,leader 才能用 bounce 和各種 leading 技巧跟 follower 溝通,而雙方也才能在各自即興、發揮創造力的同時,能夠讓彼此和音樂之間的能量繼續流動。

排練結束後,Jreena 又再度跟我強調,我們這一代在傳授 Lindy Hop 時,術語(terminology)的重要性。

「雖然你說這些空拋動作叫 aerial 並沒有錯,因為它確實跟其他舞種的某些特技動作一樣,過程中一方或雙方會短暫處於凌空的狀態。但是,它在被發明之際被稱作 airstep,不是沒有原因的。」

Why Keepin’ It Real?

Jreena 繼續說道,這並不只單是「一個名字」的問題。 Lindy Hop 在上個世紀前期被創造之初到復興之後,至今已經歷至少三個世代的舞者,當 Lindy Hop 在世界各地被快速傳散,難免會為了方便溝通而產生歧異的用語。(好比說,我前幾天看到 Paris Jazz Roots的網站,才知道「Jazz Roots」這個詞原來是 2002 年法國 Oliver Brotherswing 創造的,用來區分 Swing Era 和 1940 年代後的爵士舞 [3]), 但 Jreena 認為,她並不覺得讓學員知道這個舞蹈的本源有什麼困難之處,只要老師願意在課堂上簡單用一兩句話說明,有興趣的人自然會去深入瞭解。

Jreena 也揭露了她為何如此在乎保存本源這件事:她具有非裔血統。對於自身血統有強烈的認同,Jreena 對倫敦當地社群在授課時絕口不提「Lindy Hop 是由美國非裔族群所創造」這點感到相當無法理解。她說,她有次甚至假扮學員潛入 Swing Patrol 的某一堂基礎課程,為了證實她的論點。課堂上,包括老師幾乎都是白人舞者,而老師在介紹 Lindy Hop 的時候,只說「這是 1920 年代發明的舞。」講解動作時更是非常自然地說「 我們都是這樣做的。(This is how we do it.)」Jreena 當下非常無奈,她不僅感到黑人文化沒有得到應有的尊重,連她自身的存在都被忽視了。

我想,身為亞洲舞者的我們,由於並沒有直接參與到 Lindy Hop 的復興,很多時候難免因資訊來源受限,導致我們對 Lindy Hop 的認識不夠完全。不過,若是像筆者一樣幸運,有機會可以直接與上一世代的前輩們聊聊,或是有辦法可以找到更多相關資料,就算只是一個小小說文解字的過程,都能得到很多的啟發。也許有人會說,這個文化的正統跟歷史有無傳承下來,到底關我什麼事?但我認為,身在其中、深愛這個舞蹈的我們,既然都從跳舞得到如此大的喜悅,那我想我們對於能夠共同承接這個文化保存與傳播的重任,應該是感到相當榮幸的。

至於後來和 Jreena 到咖啡廳聊天,又是另一串值得回味的深度對談,有機會再與各位分享囉!

後記

由於在網路上翻了一遍,都找不到關於 airstep 與 aerial 這兩個用詞的爭議或討論,我後來又請教了在 LSE Swing Dance Society 授課、與 Jreena 同輩的 Angela Andrew。她說,她雖然不清楚到底是誰開始把 airstep 稱作 aerial,但她同意 Jreena 的註釋。

我個人認為,若是非得要從兩者之中取其一, Air steps 是較為符合脈絡的,也比 Aerials 更能夠表現出這個舞蹈的根源,以及能量啟動和交流的方式。身為一個 Lindy Hop 愛好者,我期勉自己未來若有機會再開課教授或分享舞步,也要讓大家知道 airstep 這個詞的存在和意義。

順帶一提,筆者自己也從 Angela Andrew 身上看到她對保存 Lindy Hop 和 Jazz Dance 本源的堅持。接下來預計會發表一篇文章,就是關於我在課堂上如何因為把 Boogie Forward 這個動作跳得「太奶油」,而被 Angela 喝止,導致我大驚失色的故事(笑)


Reference & Notes

  1. Green, Jreena. “Showreel." Jreena-green. Accessed November 23, 2018. http://orsonnava.wixsite.com/jreena-green/showreel.
  2. Connelly, Andy. “The Science and Magic of Lindy Hop | Andy Connelly.” The Guardian, Guardian News and Media, 5 Dec. 2013, www.theguardian.com/science/2013/dec/05/science-magic-lindy-hop.
  3. The term “Jazz Roots" has been created in 2002 by Olivier BrotherSwing to differenciate the jazz dance of the Swing era from the modern jazz dance developed from the 1940’s by choregraphors like Jack Cole, Bob Fosse or Matt Mattox who have experimented mixing differentes dances (classical, asian, tap) et lost the anchor in the floor, its rythm and the intimate relation with music to bring a more scenic resona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