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s Talk About Swing|Mama Who?

這次要介紹的是一位和 Frankie Manning、Norma Miller 等人同等重要,卻很少被提起的舞者Mama Lu Parks,也就是大家熟知的排舞——Mama’s Stew的編舞者。

Who made “The Stew”?

在現今的搖擺舞文化中,除了 Shim Sham、Big Apple、Tranky Doo ,最廣為人知的 authentic jazz solo routine,大概要屬 Mama’s Stew 了。Mama’s Stew 通常搭配 Wilbert “Red” Prysock 的 〈Hand Clappin’〉 一曲,是非常有活力和舞台效果的一支排舞。

但你知道嗎? Mama’s Stew 的「Mama」,指的並不是某地方大媽或阿姨,而是一位人稱 Mama Lu 的舞者。Mama’s Stew 這隻舞碼,就是她所編排的。

從服務員搖身一變成為 Lindy Hop 教母

Mama Lu 本名叫做 Louise Parks Duncanson,生於北卡羅萊納州,兒時隨家人遷居到波士頓。長大之後,為了追求她的舞台夢,Mama Lu 獨自到紐約生活,並開始在 Savoy Ballroom 擔任衣帽管理員(hat checker)。在那兒, Mama Lu 得以近距離欣賞 Whitey’s Lindy Hoppers 團員跳舞,也從這些傳奇舞者們身上習得 Lindy Hop 的精髓。

隨著 搖擺時代落幕,Savoy Ballroom 也在 1950 年代宣告歇業。由於 Savoy Ballroom 曾主辦 Harvest Moon Ball 舞蹈大賽中的 Lindy Hop 項目初賽,比賽地點也隨之遷至另一個場館 Savoy Manor。當時, Savoy Ballroom 的經理便呼籲 Mama Lu 等人,身為末代 Savoy Ballroom 的舞者,務必要出席參加這場年度盛會,並且確保 Lindy Hop 賽事能延續下去。Mama Lu 答應了,也承諾繼續將 Lindy Hop 等曾經風行於 Savoy Ballroom 的爵士舞蹈傳承給下一代。

Mama Lu 於是請來 Lee Moates、George Sullivan 和 “Big Nick” 等舞者開設暑期的訓練營,招募青少年和年輕舞者進行培訓。經過三個月的訓練,學員一個個在比賽中大放異彩。年度培訓的課程持續辦理多年,許多參加過訓練課程的舞者後來也都加入了 Mama Lu 的舞團。Mama Lu 栽培出的優秀舞者無數,就連踢踏舞大師 Gregory Hines 也曾是 Mama Lu 的學生呢!

Mama Lu & The Lindy Revival

Mama Lu 舞團推廣及保存爵士舞蹈的成績有目共睹,在全民瘋搖滾的 1960 年代,他們依然以精湛的舞技和高水準的演出驚豔大眾,還獲得一些格外難得的演出機會。多次得到 Harvest Moon Ball 大獎以外,Mama Lu 舞團成員也曾受邀到 1968 年墨西哥奧運會的 Cultural Festival 表演,更與音樂家、同時也是共和黨支持者的 Lionel Hampton 合作,在美國總統尼克森的 1969 年初的就職派對上演出。隨後,Mama Lu 舞團獲得國家贊助參與「Back To Africa」計畫,前往非洲各國表演。這趟旅程也是一趟尋根之旅,舞團成員在大開眼界的同時也加深了對自身文化的認同感,使得他們在面對日後的困境時仍能夠堅持不懈。

1970 年代起,由於 Disco-soul 音樂和拉丁風格的舞曲成為最新潮流,不只是 Swing 音樂越來越少人聽,就連 Harvest Moon Ball 也因主要贊助商不再支持而停辦,取而代之的是一個較為小型的舞蹈競賽,之中的 Lindy Hop 比賽項目也被 Hustle 給替換掉了。然而,這些都沒有讓 Mama Lu 卻步,反而更積極地在美國和世界各地為 Lindy Hop 爭取曝光。1970至1980 年代之間,Mama Lu 與她的舞團繼續到世界各地巡迴,並在一些社福住宅區(welfare hotel)義務教導弱勢居民和孩子們跳舞。她認為,這樣的教育不但能保存 Lindy Hop 這項重要文化資產,更能夠幫助社會上較邊緣的孩子們找到歸屬感、遠離偏差行為。

到了 1980 年代初期, Disco-soul 熱潮退燒,源自紐約的 Hip Hop 文化趁勢崛起,Mama Lu 便與街舞舞者們合作演出。這次「跨舞種」合作引發了大眾對 Lindy Hop 的好奇,也使得 Lindy Hop 作為 Hip Hop 的文化根源在美國本土更加受到重視。1983 年四月,紐約 Brooklyn Academy of Music 舉辦了為期四天的 Dance Black America 舞蹈藝術節,邀請多組黑人舞蹈團體參與,Mama Lu 和 Break Dance 傳奇舞團 Rock Steady Crew 都名列其中。下方影片是 Mama Lu Parks’s Lindy Hoppers 在該活動中的演出,影片開場的主講人便是 Mama Lu。

不僅如此,Mama Lu 居然還是英國搖擺舞復興之母!

Mama Lu Parks 也和歐洲及英國的搖擺舞復興大有關係。早在 1963 年的時候,Mama Lu 舞團成員就已經隨樂團演出至瑞典巡演過,到了1970年代後期,舞團也在因緣際會之下,登上一些歐洲爵士音樂節的舞台,就此重新和幾個主要的大樂隊展開合作。

1981 年, Mama Lu 為了幫舞團尋求參賽的贊助,和 World Rock ‘N’ Roll Federation 主辦方 Wolfgang Steuer 取得聯繫。果然,Mama Lu 的舞者在歐洲舞場上技驚四座,這次的跨海踢館也使得 Mama Lu Parks 舞團在歐洲漸漸打開了知名度。

1982 年,英國電視公司 London Weekend Television 贊助 Mama Lu Parks 舞團,在紐約哈林區的老俱樂部 Small’s Paradise 演出,並於藝文節目 South Bank Show 上轉播。隨後,舞團便以「Mama Lou Parks and her Traditional Jazz Dance Company」之名正式受邀到英國巡演,也在演出之外開設 workshop。

1983 年,在倫敦的一場 workshop 之後,深受啟發的學員 Terry Monaghan 和 Warren Heyes 決定創立 Jiving Lindy Hoppers 舞團,於接下來的幾年間數次到紐約進修,更在 Mama Lu 的牽線下向 Tranky Doo 的編舞者 Alfred “Pepsi" Bethel 學習。

這 Jiving Lindy Hoppers 的影響力到底有多大呢?除了舉辦 Soical 和課程,當年的舞團成員還包括現在仍活躍在各地 Event 的 Ryan Francois,以及筆者曾親自拜訪過的 Jreena Green。甚至倫敦當地最長壽、至今仍活躍的搖擺舞社群—— London Swing Dance Society 創辦人 Simon Selmon 當年也是向 Jiving Lindy Hoppers 團長 Warren Heyes 學舞的。甚至,真要說的話,亞洲地區搖擺舞社群的成立也跟 Jiving Lindy Hoppers 有關:1990 年代 Ryan Francois 和 Julie Oram 在倫敦經營 Jitterbug 舞蹈教室的時候,來自新加坡的 Sing Lim 是 R&J 的行銷夥伴及文宣製作,後來 Sing Lim 回國後便成立了 Jitterbug Singapore。前面提到的 London Swing Dance Society 創辦人 Simon Selmon 亦曾至日本東京和大阪教舞。

筆者身在倫敦,讀完這些歷史真的是感佩萬千,更深刻地覺得,現在的我們真是受惠於這些大前輩們太多太多——要不是有這些舞者一代傳一代的熱血和堅持,怎麼會有現在蓬勃發展的盛況呢?

這篇文章寫得特別長,相信大家也都讀累了,就讓我們起身複習一下 “The Stew” 、活動肢體吧!

當然,最後還是要謝謝你耐心讀完這篇文章,我們下次見囉(愛心)

p.s. 以上內容有很多是參考 Mikey Pedroza 的網誌,以及 〈CRASHING CARS & KEEPING THE SAVOY’S MEMORY ALIVE by Terry Monaghan〉 這篇文章,裡頭有更多關於 Mama Lu 的故事和貢獻,希望大家有時間可以去讀一下原文,認識這位值得尊敬的舞者及文化工作者。


Reference

Jesper Sorensen, Vibeke Winding, Tana Ross. THE CALL OF THE JITTERBUG. USA, 1988.

Kriegsman, Alan M. “DANCE.” The Washington Post, WP Company, 28 June 1990, http://www.washingtonpost.com/archive/lifestyle/1990/06/28/dance/ec60e9f2-8b8c-4c8f-8d1d-00c586a6bca7/?noredirect=on&utm_term=.403839a06d8d.

“80s Lindy Hop Revival.” Pingo, http://www.pingoletus.com/lindy-hop-revival-era-de-los-80s/?lang=en.

“BLACK DANCE AMERICA PRESENTS AN ENERGETIC JAM SESSION.” DeseretNews.com, Deseret News, 13 Jan. 1991, http://www.deseretnews.com/article/141883/BLACK-DANCE-AMERICA-PRESENTS-AN-ENERGETIC-JAM-SESSION.html.

“Did Lindy Hop Really Die? I Mean REALLY….. What the Fudge! ‘Alive and Kicking’ – Part 3.” Harlem Lindy Hop Musings, The Harlem Swing Dance Society, harlemlindyhopmusings.blogspot.com/2017/05/did-lindy-hop-really-die-i-mean-really.html.

“History – Boston Lindy Bomb Squad.” Google Sites, sites.google.com/site/lindybombsquad/history.

“History of Lindy Hop.” Wikipedia, Wikimedia Foundation, 6 Apr. 2019, en.wikipedia.org/wiki/History_of_Lindy_Hop.

“Mama Lu Parks, 61; Actress and Dancer Headed Jazz Troupe.” The New York Times, The New York Times, 26 Sept. 1990, http://www.nytimes.com/1990/09/26/obituaries/mama-lu-parks-61-actress-and-dancer-headed-jazz-troupe.html.

“Mama Lou Parks by Terry Monaghan.” Authenticjazzdance, 25 Apr. 2015, authenticjazzdance.wordpress.com/2015/04/25/mama-lou-parks-by-terry-monaghan/.

“‘Mama’ Lu Parks // Mama’s Stew!” Mikey Pedroza: Dance Instruction and Performance, mikeypedroza.com/mama-lu-parks-mamas-stew/.

“Savoy Ballroom – More Resources.” DHC Treasures, treasures.danceheritage.org/savoy2.

“The Harlem Swing Dance Society: Promoting The Lindy Hop in Harlem.” Harlem World Magazine, 22 Oct. 2016, http://www.harlemworldmagazine.com/harlem-swing-dance-society-promoting-lindy-hop-harlem/.

Lindy Hops the World|Paris Jazz Roots 2019

本系列包含筆者在各地與舞者交流的心得,以及對各個 Dance Scene 和社群的觀察紀錄。系列命名取材自 1927 年美國飛行員 Charles Lindbergh 飛越大西洋的創舉,據傳也是 Lindy Hop 舞蹈名稱的由來。


jazzroots2019.jpg

(圖片取自官方活動頁)

Savoy Cup 之後,我又來到法國,但這次為了跳舞拜訪的地方是花都巴黎,而且是以 solo jazz 為主題的 Paris Jazz Roots 2019。

Celebrating the “Jazz Roots” 爵士舞蹈的年度盛典

「Jazz Roots」 一詞是 2002 年由巴黎搖擺舞社群 BrotherSwing 的 Olivier 所提出,指的是由非裔美洲族群在搖擺時代以前創造的 Vernacular Dance,並用來和 1940 年代以後各種爵士舞風格作區別。今年的 Paris Jazz Roots 每天都有 Party 和 Live band,週五至週一白天則有各級別的 workshop 和 taster class。

活動會場及周邊街區

Paris Jazz Roots 的活動會場和教室都聚集在巴黎 19 區的「美麗村」La Bellville 社區。La Bellville 位於巴黎市的東北邊,搭地鐵距離市中心約 20 分鐘,附近有亞洲裔居民聚集,故又被稱作是巴黎的「小唐人街」。筆者出發之前還特別查了巴黎的治安,看到 19 區被歸類在比較不安全的一區,還擔心了好一陣子。但這次去不僅完全沒遇到扒手或可疑人士的跟蹤及騷擾,天氣還好到沒話說,所以平安無事地度過了風光明媚的週末。

Paris Jazz Roots 今年的活動日期(4/18~4/22)剛好是復活節週末,當地人也都在放假,所在街區無論白天晚上很熱鬧。La Bellville 的生活機能相當不錯,交通方便(公車、地鐵皆可抵達)、用餐選擇多元,也可以自己到超市和攤商、市集採購食材。

23 位舞者組成的華麗師資陣容

58377882_2500161093330467_4884010550134046720_o.jpg

(圖片取自官方臉書)

今年的陣容一列出來,活動還沒開放報名,筆者就開始訂飛巴黎的機票了。本次授課的老師名單如下:

Katja Završnik、Remy Kouakou Kouame、Helena Kanini Kiiru、Nathan Bugh、Ksenia Parkhatskaya 、Skye Humphries、Evita Arce、Vincenzo Fesi、Gaby Cook、Daniel Larsson、Felix Berghäll‎、Ramona Staffeld、Rikard Ekstrand、Daniil Nikulin、Fatima Teffahi 、Markus Rosendal、Caleb Teicher、Latasha Barnes、Sep Vermeersch、Egle Regelskis、Alina Sokulska、Juan Villafane、Anders Sihlberg

不僅如此,知名舞者及國際老師如 Hyungjung Choi、Mariel Gastiarena、Moe Sakan 等都有出席這場盛會,其中 Hyungjung 還成為今年 Solo 比賽的最終贏家。去 workshop 和 taster 的時候,也會看到老師們互相串門子,觀摩並學習不同舞蹈及教學風格。好比說,筆者這次上的第一堂 taster 就驚喜地發現 Gaby Cook 居然也在教室裡跟同學們一起學習 UK Jazz Dance。

當然,老師們也按照往例帶來精彩絕倫的 The Great Show。本次的演出影片已全數上傳到官方臉書,可至此連結觀看。

連續 5 天都有優質的 Live Band 演出

Paris Jazz Roots 每天都安排不一樣的樂團演出,從第一天晚上的 welcome party 開始到週日晚上,沒有一個讓我失望的(筆者週一晚上沒有去舞會)。這回五天共五組樂團及音樂家依序為 Octave et AnatoleJB Franc Little FatsMichel Pastre quintet、Charles Turner III & Uptown swing、Ludwig Nestor Soul band。其中來自紐約的 Charles Turner III & Uptown swing 也將週日晚上的現場演出同步錄製成 live concert 專輯,當晚氣氛非常熱絡,一群老師也持續霸佔舞台正前方的搖滾區和樂手互動,每個人都十分盡興。

Live Band 之外,串場的 DJ 及主持也是表現得可圈可點。本次 DJ 有三位:Mindaugas、Rija、Markus,搭配上在各大活動擔綱主持人的 MC Texas Dreyer & Bruno Baker,讓舞會和演出節目都能順暢進行。

Special Things About PJR 2019

第一次參加 Paris Jazz Roots,即便對活動形式有大概的認知,很多細節跟實況都還是讓筆者相當驚訝,以下就跟各位分享讓人印象最深刻的幾件事情:

天天都是聖誕節!老師名單保密到家

今年 Paris Jazz Roots 公認最讓人不明所以的,大概是在活動前一週好不容易公布了體驗課資訊以及 Workshop 各組的上課時間和地點,卻始終沒有公布 Workshop 老師名單。原因及動機為何至今仍是個謎(筆者猜測應該是主辦單位遺漏了這些資訊)不過這也可能是想給大家一些驚喜感,同時避免因為提前知道上午 Workshop 老師,而導致下午的體驗課有嚴重人數不均的情形。記得某次聊天,還跟同學開玩笑說,這感覺每天都像在拆禮物一樣,又很像在拍實境秀,直到上課才能知道神秘嘉賓是誰。

這次的課程分級共有 1~6 個級別,其中 level 6 須上傳 Solo 比賽影片進行甄選。筆者這次在 level 5 的 C 組,三天課程分別由 Juan、Ramona、Nathan、Skye、Caleb、Gaby 擔任老師。

整個下午只能上一堂!?讓人選擇困難症大爆發的 Taster Class

另一個讓人很糾結的安排,就是週五到週一這三天下午的體驗課。按照官方規定,與會者在每天三個時段、每個時段 11 堂 =總共 33 堂體驗課裏頭,只能選一堂參加——這什麼意思?!筆者跟朋友看到課表都傻眼了十分鐘,因為每堂課看起來都好精彩啊啊啊!最後筆者選了 Alina 的 Dance to Contemporary Jazz、Ksenia 的 Moves & Melodies,還有 Sep 的 It’s Urban。

Screen Shot 2019-04-27 at 10.04.14.png

(圖片取自官方活動手冊)

不過,因為配套措施並不是很完整,筆者知道有不少人三天都上滿三個時段的 Taster,只不過到了最後一天,超量上課的同學們也紛紛顯示為過勞狀態就是了(苦笑)

“The Best Dancer” Solo Jazz Competition

Paris Jazz Roots 的比賽也很有個性:不分級別,於 Check-in 時現場免費登記報名。但大家(包含筆者本人)果然都很隨性,都要拖到當天晚上才去填表。於是原本只有小貓幾隻的比賽,在最後一刻突然變成 60 餘人的無差別大亂鬥,所以拆成三組開始 Prelim,到決賽以前都採 All-skate 形式進行。

原本以為每組 Prelim 頂多跳個 3 首歌就差不多了,結果居然每組都跳了 3 首(曲速:中、慢、快)外加 2 首 Bonus 歌曲(多為非搖擺樂的其他爵士音樂) ,總共跳了 5 首、連續刷了 5 次人,才從各組選出 4 或 5 位晉級準決賽的選手。筆者很幸運地生涯第一次參加 Solo 比賽就是在 Paris Jazz Roots,並且 Prelim 全部 5 首都跳完才被刷掉。雖然無緣晉級,但想到能夠跟來自各地的舞者甚至老師們同台,還是蠻開心的(笑)

這次的決賽紀錄同樣也可以在官方臉書找到,影片如下:

結語

這次活動最讓人印象深刻的,除了高達 550 位的與會者人數,還有舞者組成的多元性。雖然多數人都有跳過 Swing,之中也有不少街舞舞者和初學者。筆者這次就認識了幾位 House、Hip Hop、Lockin’ 舞者,他們不僅願意跨出舒適圈學習這些街舞根源——爵士舞蹈——的相關知識,也很樂於分享他們的風格。無論現場的音樂是甚麼,派對上,這些爵士舞初心者都很大膽地用自己知道的舞步詮釋這些歌曲,非常具有啟發性。事實上,絕大多數的時刻,舞會裏有高達七成以上的人都在跳 Solo Jazz!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奇觀,卻也覺得這樣的景象非常美好。在三倆圍成的小圈子以外,群眾偶爾也會自然形成一個大的 Jam Circle,光是站在場邊看大家都如此自在地跳著舞,就覺得十分愉悅。

明年 Paris Jazz Roots 將在 2020 迎接他們的 15 週年,活動時間訂在 4/9~4/13,若按照今年時程推算,會在十一月初左右開放報名,有興趣的人可以先上官網登錄 email 以接收最新消息。如果有錢有閒的話,明年春天請長假去歐洲玩,可以一路從 Paris Jazz Roots 跳到南法的 Savoy Cup 唷(笑)誠心推薦給各位!

最後就以這次 Vincenzo & Remy 在 The Great Show 獲得熱烈迴響的演出影片作結。接下來會去立陶宛的 Uptown Rhythm 參加派對,可以期待下回的分享!

It Don’t Mean A Thing|The Notebook 手札情緣

本系列是一個搖擺舞者/影迷/爵士樂迷的筆記,主要紀錄筆者在觀影過程中發現的搖擺樂元素與爵士文化。系列名稱 It Don’t Mean A Thing 取自同名爵士歌曲,完整的歌名為  〈It Don’t Mean a Thing If It Ain’t Got That Swing(沒搖擺就沒意義) 〉 (歌曲介紹請至 Kiss&Tell 網站 。)


2004 年首映的好萊塢經典浪漫愛情片——《手札情緣(Notebook)》,雖然不是以爵士音樂為主題的電影,但由於故事場景設定在 1940 年代,仍然可以從片中一窺當時的美國流行文化和社會背景。

12ab3a43-bad3-4126-b91e-25de8a2e721b-notebook

《手札情緣》是 21 世紀好萊塢影史上最賣座的愛情片之一,由萊恩葛斯林(Ryan Gosling)和瑞秋麥亞當斯(Rachel McAdams)擔綱主演。因筆者日前在 Netflix 上重新看了一次這部電影,才驚覺裡頭有不少值得探索的歷史背景和音樂故事。碰巧 2019 年初媒體上也發布了新聞稿,宣佈《手札情緣》 這部作品將改編成音樂劇,就藉機撰文跟各位分享筆者在觀影過程中一些小小的發現。

從夏日之戀到廝守終身的愛情故事

出身在美國南方富裕家庭的女主角 Allie(瑞秋麥亞當斯飾)某年暑假和家人去度假,遇見了出身平凡的男主角 Noah(萊恩葛斯林飾),兩人發展出一段甜蜜而激情的夏日之戀。只不過,這段熱戀卻像所有老哏愛情故事一樣,因為男女主角家世背景懸殊而告終,兩人在分離多年之後各自展開新生活。

這之間,女主角和富家子弟 Lon 訂婚,Noah 則守著當年允諾 Allie 而修建的湖濱別墅,與失去丈夫的二戰寡婦 Martha 一塊生活。 但不知怎地,一個陰錯陽差之下,Allie 在大喜之日將近的時刻,在報紙上看到了關於 Noah 與湖濱別墅的報導。幾經波折之後,Allie 重回 Noah 身邊,兩人相伴到老並育有三子。

然而這部電影最讓人揪心的部分,其實是 Allie 老年患了阿茲海默症,根本認不得她的孩子與愛人 Noah。而上述的故事,是 Allie 在被診斷出阿茲海默症以後,將自己與 Noah 的回憶寫在手札裏頭,要求 Noah 往後都要唸給自己聽,這樣她就能想起彼此——而這才是這部電影真正的主線。

電影裡的爵士元素:搖擺大樂隊與二戰時期的全民情歌

電影裏頭,除了收錄一些美國南方鄉村音樂及踢踏舞蹈的畫面,更多的是爵士樂元素。我們可以從電影的背景音樂,或是經常莫名出現在畫面中的男主角的收音機裏頭聽見搖擺爵士樂。以下就列舉筆者自己印象最深刻的橋段和歌曲,簡單介紹給大家。

舞廳裡的大樂隊 Cab Calloway & His Big Band

片中,Hammond Cotton 棉花莊園主小開 Lon Hammond 對女主角求婚的場景,按照劇情演進的時序推斷,估計是 1940 年代晚期至 1950 年代早期的俱樂部,人們在舞池中跳著社交舞,也有大樂隊在現場演出伴奏。

只不過,筆者在看到這段的時候(上方影片 03:00-03:20 左右),幾乎忍不住要笑出來——雖然沒有特別點明,那個樂隊指揮根本就是在模仿 Cab Calloway 吧!從神情、小鬍子、指揮的方式、在台上舞動的樣子,到後來跟樂團一起玩 Call & Response ,都跟 Cab Calloway 極為相似:

同時也要吐槽一下:雖然 Lon 自稱是很棒的舞者,但筆者怎麼看都覺得,他在電影中與女主角共舞的影像,實在沒什麼說服力(笑)

〈I’ll Be Seeing You〉  二戰時期的全民情歌

《手札情緣》裏頭,使用了 〈I’ll Be Seeing You〉 這首歌的兩種不同版本作為背景音樂,分別是由 Billie Holiday (1944)和 Jimmy Durante (1965)所演唱。

這首歌在電影中首度出現,是兩人第一次在深夜的街頭上相擁共舞的橋段。(光是從這個片段來看,比起飾演富家子弟的 James Marsden,Ryan Gosling 才是真的會跳舞的那位吧!)

接下來就是老年的 Allie 短暫恢復記憶、與 Noah 共舞的片段,也播放著這首歌:

根據 Songfact 網站整理的資訊,〈I’ll Be Seeing You〉 原本是 1938 年一齣百老匯音樂劇 Right This Way 裏頭的歌曲,日後成為眾多爵士歌手翻唱的經典曲目之一。其中,男歌手 Bing Crosby 在 1944 年翻唱的版本,推出後即刻登上了熱門歌曲排行第一名。然而,更多人認為同年由 Billie Holiday 錄唱的版本才是最廣為流傳的。

〈I’ll Be Seeing You〉 的歌詞內容描述著對愛人的思念和盼望,對於二戰時期在家中等候親人從戰場平安歸來的民眾來說,是一首相當能夠引發共鳴的歌曲。也因為 〈I’ll Be Seeing You〉 在當年實在太火紅,連踢踏舞后 Ginger Rogers 主演的電影(I’ll Be Seeing You, 1944),也借用了歌曲名稱作為正式片名。這首歌在 1965 年代由 Jimmy Durante 翻唱的版本也非常受歡迎。 Jimmy Durante 是搖擺時代的影視明星,也在 1950 年代之後持續登上電視節目作秀,是美國演藝界的長青樹之一。

最後就讓我們以 Billie Holiday 的 〈I’ll Be Seeing You〉 作結吧:

以上就是今天的分享! 《手札情緣》 的完整配樂 Playlist(包含原創配樂及老爵士歌曲),可以在 Spotify 上找到。謝謝各位耐心讀完這篇文章,我們下次見(手比愛心)。


Reference

“Bing Crosby’s I’ll Be Seeing You.” ENG 410: WWII Literature –, eng410wwiilit.commons.gc.cuny.edu/2017/11/29/bing-crosbys-ill-be-seeing-you/.

“Jimmy Durante.” Wikipedia, Wikimedia Foundation, 10 Apr. 2019, en.wikipedia.org/wiki/Jimmy_Durante.

Reuters. “The Notebook: Hit Romantic Drama to Be Turned into Broadway Musical.” The Guardian, Guardian News and Media, 4 Jan. 2019, http://www.theguardian.com/film/2019/jan/04/the-notebook-hit-romantic-drama-to-be-turned-into-broadway-musical.

Songfacts. “I’ll Be Seeing You by Billie Holiday.” Songfacts, http://www.songfacts.com/facts/billie-holiday/ill-be-seeing-you.

“What’s the Big Swing Song from the Notebook?” Yahoo! Answers, Yahoo!, answers.yahoo.com/question/index?qid=20100208151006AAyPITv.

Let’s Talk About Swing|#Bebop:搖擺時代結束了,然後呢?

搜一下 Wikipedia 就可以發現,其實 Swing Dance 的資訊非常齊全,唯獨對應的中文資料非常少,就算有也是相當零散,缺乏系統化的整理。

這個系列的寫作初衷,是透過將現有資訊中文化並加以編輯,書寫成輕鬆易讀的系列文章,讓有興趣了解 Swing Dance 的朋友們能夠更有效率地認識這個獨特的舞蹈與文化。


本文介紹的是 Swing 之後出現的「咆勃舞(Bebop Dance)」,也延伸討論 Bebop Dance 的後續變革及當代詮釋。

還記得先前介紹咆勃樂(Bebop)的文章中提到,咆勃樂是「即興演奏的極限運動」,以超越許多搖擺樂的極速演奏,對很多入門樂迷來說,是爵士樂裡頭「最難聽懂」的樂種之一。既然 Bebop 快到連聽眾的耳朵都要跟不上了,當時的舞者又該怎麼用肢體詮釋這類音樂呢?這篇文章要探索的,就是當時舞者對這個新聲音的回應。

從 Swing 跳到 Bebop:誰說只有搖擺樂可以跳舞?

咆勃的誕生與搖擺時代的終結

在 Yehoodi 發表的 Lindy Hop 簡史摺頁中,特別點出 1944 年這個時間點,首張收錄 Bebop 音樂的專輯發行,此事件彷彿宣告了搖擺時代的終結。Bebop 的誕生有其時代背景,但最根本的原因,是 1940 年代之後的搖擺樂對爵士音樂家們已不再具有「挑戰性」,才誘發出這樣充滿能量和爆發力的「新聲音」。

咆勃樂不僅為當代爵士樂發展打下基礎,也扭轉了搖擺時代爵士樂作為美國流行樂的定位。1950 年代起,美國爵士樂逐漸脫離通俗音樂市場,大眾轉向藍調和搖滾風格的舞曲繼續狂歡,咆勃爵士樂則因種種原因被評為「不能跳舞的音樂」。

但,一種音樂可以有多種詮釋,同樣一種舞蹈或許也可以配合不同音樂跳。或許對於普羅大眾來說, Bebop 根本只能坐著聽。但對充滿創造力的舞者而言,不管是什麼音樂,只要我想跳,沒有人可以攔得住!於是乎,1940年代末期美國的「Bebop Dance」就這麼應運而生了。

跳,都跳!1940 年代末期美國爵士舞流變

我們知道在大樂隊的搖擺時代,Savoy Ballroom 的舞者們創造了 Lindy Hop,並運用 triple-step 等舞步詮釋當時的音樂中的 swing rhythm 。可是到了戰後,爵士樂的節奏和樂句變得不像以往那般規律,很難只用 Swing 的舞步去詮釋這樣複雜的音樂。我們先來看一支戰後時期(Post-war)的爵士舞蹈風格(solo&partner):

再來是取自 1947 年電影 Jivin in Bebop,收錄了兩位舞者詮釋 Bebop 的影像:

在第二支影片中,我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兩位舞者雖然正跳著 Bebop 音樂,腳下卻有很多取材自 Tap 和早期 Vernacular Jazz Dance 的舞步。也就是說,若想區分搖擺和咆勃交界時期發展出的舞蹈,我們很難從舞步本身分辨出顯著的差異。原因在於咆勃樂雖然刻意地顛覆搖擺樂的規則,兩者仍都是爵士樂、都有著同樣的根,舞蹈亦然。更重要的是,這段舞蹈風格轉變,是順應音樂的變化所形成的。與其將 1940 年代末期的 Bebop Dance 獨立視為一種與 Swing 截然不同的爵士舞類型,將它理解作一個風格的延伸變化更為合適。

此外要注意的是,從 Swing 作為一種「流行社交舞蹈」的演進路線來看,1950 年代之後的 Boogie Woogie、Rock n’ Roll 才是這個脈絡的延續。至於 Bebop 之所以成為了小眾的分支、沒有承接社交舞的路線繼續發展,是因為咆勃樂扭轉了爵士樂作為流行樂的定位——失去了大眾市場,怎能稱為流行樂和流行社交舞蹈呢?但「Bebop」這個風格詞彙並沒有從此塵封在歷史中,而是在多年後於大西洋的另一端,以一個嶄新的姿態重現在世人眼前。

Jazz Fusion 與 UK Jazz Dance

在搖擺樂慢慢消逝在美國主流音樂市場的這段時期,現代爵士樂因咆勃的出現而陸續發展出不同的流派。到了 1970-1980 年代,融合 Rock、Funk、Soul 等元素的「Fusion」成為爵士樂的潮流。而當時,在英國倫敦、曼徹斯特、伯明罕等各大城市的黑人社群中,被稱作 Jazz Rock 或 Jazz Fusion 的音樂,就是年輕舞者們在舞廳和夜店炸場 battle 的舞曲。

這股 Fusion 舞蹈熱潮,孕育出不少優秀的舞者和舞團,像是 Brothers in Jazz 和 IDJ(I Dance Jazz),他們在媒體上的曝光也使得人們開始關注這個次文化潮流。爾後,人們便將此時期英國發展出的爵士舞蹈全都統稱作「UK Jazz Dance」。然而,在 UK Jazz Dance 這名稱底下,其實囊括了多種風格:有融入大量踢踏和芭蕾元素的,有取材自 Soul Train 演出的,也有更接近 Disco 和 House 的舞風,可說是非常地豐富多元。只是,這些跟「Bebop」這個關鍵字又有什麼關係呢?

“Bebop” in UK Jazz Dance

首先,我們要認清的事實是:這群跳著 UK Jazz Dance 的英國少年仔,壓跟不覺得自己跳的舞跟美國 1930 年代的 Swing 有任何關聯。根據《From Jazz Funk & Fusion to Acid Jazz: The History of the UK Jazz Dance Scene》這本專書的訪問內容,當年有些舞者還曾玩笑似地稱 Nicholas Brothers 的舞蹈風格是「卓别林舞蹈(“Charlie Chaplin” dancing)」。真正影響 UK Jazz Dance 舞步的,反而是 1970-1980 年代的武打功夫電影,原因是這類電影在當年各大城市都有播映,而電影中的各種華麗武打招式,都成為舞者的靈感來源。

既然如此, UK Jazz Dance 幾乎可被視為英國當地的原生文化囉?畢竟他們並沒有直接參考美國 1930-1940 年代的搖擺舞和爵士舞蹈,反而比較像是在地社群發展出來的街舞風格。但在 UK Jazz Dance 的眾多流派裡頭,以 Brothers in Jazz 為首的這群舞者,卻跳著和 Nicholas Brothers、Berry Brothers 相似風格的舞蹈,而 Brothers in Jazz 在 UK Jazz Dance 體系中所代表的,就是被稱作「Swing & Bebop」的流派

一切都是意外?UK Jazz Dance 之 Swing & Bebop Style

這是怎麼回事呢?Brothers in Jazz 也是被旁人提點,才知道原來自己跳舞的模樣跟美國的那群踢踏舞老前輩如此雷同,但這其實是一個誤打誤撞的結果。Brothers in Jazz 的舞蹈取材自當時流行的「曼波風格(Mambo Style)」,再加上豐富的手部動作,以及一點點 Swing 風格,結果就是上方影片看到的那樣。

此外,由於當時的 UK Jazz Dance Scene 實在太火熱,而為了迎合觀眾求新求變的胃口,DJ 們也積極地搜羅各種風格的 Fusion 音樂。一些具有實驗精神的 DJ,甚至還會去尋找海外進口的稀有黑膠唱盤。在這樣的脈絡之下,這些以 Fusion 為主的歌單之中,便出現了一些 Bebop 作品的 Remix。但無論如何,當今在討論 Bebop Dance 的時候,我們通常會將它和 UK Jazz Dance 及英國的 Fusion 熱潮做連結,而不會直接將它視為美國 1940 年代後期的舞蹈風格轉變之延續

在東瀛發揚光大的 「Bebop Dance」

日本對於西方的音樂和舞廳文化一向非常感興趣,也積極透過邀請 DJ和舞者演出交流,引入各式新潮流到。1980 年代初期開始,日本東京、大阪等城市接連邀請了來自英國的 DJ 和舞團到當地巡迴或駐點,UK Jazz Dance 大約就是在此時期傳入日本。而之中,以 Brothers in Jazz 所代表的風格在日本傳播開來,就成了我們現在所稱的 Bebop Dance,日本至今仍是世界上最活躍的 Bebop Dance 社群之一。有意思的是,現今仍有部分舞者會像 Brothers in Jazz 一樣穿著西裝跳舞,並稱這是模仿 Charlie Parker、Dizzie Gillespie 等咆勃音樂家的衣著打扮,使其「Bebop」舞者的形象更為鮮明。

順帶一提,在 1980 年代後期,英國舞廳的爵士風格關鍵字已不再是 Fusion,而是「Acid Jazz(酸爵士;迷幻爵士)」。英國的 Fusion Jazz Music & Dance Scene 發展到後來,已成為各種風格混搭的大亂鬥,Acid Jazz 就是在 Fusion 的基礎上,結合 Hip Hop 和電子音樂等延伸出來的樂種。這也是為什麼其他地區如荷蘭、美國,甚至是 1980 年代後期的日本,在接觸 UK Jazz Dance 的時候,所聽到的音樂風格已然與 1970 年代大不相同。

#Bebop in Today’s Swing Dance Scene

講了這麼多,到底這些 1970 年代以來發展的融合爵士舞,與當今的 Swing Dance 有啥關聯呢?探索 Bebop 音樂和舞蹈對現在的 Authentic Jazz 又有什麼影響?讓我們先來看一下烏克蘭舞者 Alina Sokulska 用 Dizzie Gillespie 的 〈Salt Peanuts〉 所編排的舞蹈演出:

對筆者而言,Alina 在當今的 Authentic Jazz 圈子裡頭,是個非常特殊的存在:因為她幾乎不跳所謂的「Authentic Jazz」或「Jazz Roots」,而是認真研究了現代爵士舞蹈的發展沿革(是的,她也是一位學者!),再回過頭從咆勃樂誕生的時期發掘、探索爵士舞蹈的可能。畢竟,在 Lindy Hop 和搖擺舞沒落的這幾十年間,爵士樂被定義為「不適合跳舞」的音樂。除了 Alina 之外,大家熟知的 Ksenia 也是推動這股潮流的舞者之一。我們可以從樂曲的選擇上看出,Ksenia 近年的風格早就擺脫她出道時的 Charleston 女伶形象,比起 Ragtime 和 Big Band 時期的歌曲,她現在更常選擇小編制的爵士樂,或是咆勃樂以後的現代風格。

《La La Land》 電影中,有一個橋段很適合拿來詮釋筆者對這類「實驗性」創作的看法。當 Ryan Gosling 所飾演的男主角對於自己加入的樂團演奏風格產生了疑慮,樂團團長 John Legend 就對他說:

How are you going to be a revolutionary if you’re such a traditionalist? 

You’re holding onto the past, but jazz is about the future.

爵士樂的精神,不僅是搖擺年代奠定的那種「互相妥協之下,共同享受個別自由」的和樂融融,還要得有推陳出新的 Guts。如果我們認同舞蹈是「身體化的音樂」,那麼爵士舞蹈也不該只是停留在模仿、致敬、復刻而已。雖然有些人不喜歡這類「新風格」的爵士舞蹈創作,我個人卻是極為欣賞的,因為他們在回歸舞蹈根源的同時,也開啟了更多新的可能。

(若是在 social 場合 就另當別論。 私以為實驗可以自己做,但不可輕易拿其他人當白老鼠啊!)

以上就是今天的分享,希望大家喜歡(手比愛心)


Reference

“Is Jazz Dance Able? Can You Dance to Jazz? That Might Be a Question.” New York Jazz Workshop, 26 Sept. 2018, newyorkjazzworkshop.com/jazz-dance-able/.

Snowboy, and Mark Cotgrove. From Jazz Funk & Fusion to Acid Jazz: the History of the UK Jazz Dance Scene. Chaser, 2009.

“台灣爵士音樂協會 Taiwan Jazz Music Association.” 爵士樂的十二大流派 – Fusion Jazz 融合爵士 Fusion… – 台灣爵士音樂協會 Taiwan Jazz Music Association, http://www.facebook.com/JazzMusicTaiwan/posts/爵士樂的十二大流派-fusion-jazz-融合爵士fusion-jazz-是混合了兩種以上風格的爵士樂最常見的就是與搖滾樂混合的搖滾爵士樂爵士樂由swing開/113444802140878/.

Lindy Hops The World|Savoy Cup 2019

本系列包含筆者在各地與舞者交流的心得,以及對各個 Dance Scene 和社群的觀察紀錄。系列命名取材自 1927 年美國飛行員 Charles Lindbergh 飛越大西洋的創舉,據傳也是 Lindy Hop 舞蹈名稱的由來。


30709230_1642486449153680_6973148527706767360_o

先說結論:這是一場光看比賽就值回票價的活動!

這次的 Savy Cup 除了 workshop 之外,還有四個晚上的 Party + Live Band 和超級精采的比賽,隨著官方影片陸續釋出,大家也可以感受一下現場的氛圍。筆者就簡單分享自己參加比賽的經驗以及自己對於整體活動的評價。

既然 Savoy Cup 是競賽型的活動,我們就從比賽本身開始討論吧。

Competitions

下圖是本次活動的流程表。我們可以看到從第一天傍晚開始,就是不斷地比賽、比賽、比賽,直到最後一天都在比,比個沒完沒了、比到天荒地老。也就是說,只要你願意,可以從第一天 check-in 之後就開始看比賽、每晚跳舞到夜深,然後隔天中午醒來吃個飯就再出發去會場觀戰。

658050ed-a45d-46bf-99d2-a1e13a4df161

正面對決 & 敗部復活 戲劇效果 100 分

Savoy Cup 在一般的 Mix & Match、Strictly、Solo 項目中,安排了 Battle 賽制和敗部復活的橋段,讓競賽過程更刺激。以 Advanced Solo 的準決賽為例,主辦方讓選手們組成 Duo,以組為單位進行 Battle,兩人成為命運共同體,無論輸贏都同進退。正規比賽結束後,就重新回到個人的身份進行 All Skate,再從中取一人晉級決賽。同樣地,Open Strictly 準決賽也有類似的賽制,同樣是 Battle 決勝負,最後再讓敗部 All Skate、從中取一組復活。

此外,這次的重頭戲之一—— Champions Cup 更以「各地區大賽 Strictly 冠軍」的參賽陣容為噱頭,除了增加比賽的話題性,也讓地方好手有機會能與國際一線老師同台競技,個人認為是個非常不錯的設計。另外還有一個 Trio Challenge,其實就是三人組的排舞對決,從初賽開始就airstep、aerial 特技滿天飛,叫人驚呼連連。

百花齊放!豐富多元的項目與熱血滿點的團體賽

同樣是  Showcase,今年的 Savoy Cup 有 Couple Routine、Chorus Line、Cabaret、Vintage Routine 等項目。雖然火藥味沒有 Battle 來得那麼濃重,但每組表演的風格迥異、各有千秋,在公佈得獎者之前沒人對比賽結果有把握。

而整個 Savoy Cup 的重頭戲,個人認為是 Team City Battle 莫屬。這次的競賽隊伍有超強衛冕者 Stockholm 、來自亞洲的勁旅 Seoul、初登台就驚豔全場並晉級準決賽的 Beijing,以及由加拿大 Swing Air Force Squad 組成的冠軍隊伍 Montreal,懇請各位務必要看影片感受一下現場的熱度啊!

小結&觀賽心得

筆者這次跟著舞團參加了 Chorus Line、Vintage Routine、Cabaret、Team City Battle,也首度參加了國際的 Lindy Hop 的 Mix & Match 比賽(講的好像有參加過地區型的一樣,其實也沒有)身為一隻舞齡不到兩年的小菜鳥,初次參加國際賽事就是 Savoy Cup 等級,心裡是興奮大過於緊張的。所以,整整四天下來,雖然忙著排練、表演,沒什麼時間吃飯休息,卻一直都處於精神亢奮的狀態(笑)

經過這次,我可以保證,Savoy Cup 每一個比賽項目的水準都相當高,絕對不會讓客倌們失望。作為觀眾唯一要注意的,除了站到腳痠、喊到燒聲,大概就是震撼過度了吧!特別是 Team City Battle 的最後一戰之中,Montreal 對上衛冕軍 Stockholm,居然全員使出 Kaye Flip 大絕招,全場都為之沸騰啊啊啊(現在想起來還是很激動。)

Party & Show

超 High 主持人與華麗的節目卡司

這次的現場氛圍能夠如此熱絡,三位主持人——Chester、Ksenia、Maja 功不可沒,無論是即興歌舞演出或是串場的小段子,都毫無冷場。其中 Chester 渾然天成的喜感,經常逗得大家樂到不行,甚至他在週四開幕夜亮相的時候,還是搭著一台重機登場的呢!

演出卡司更不用說,全是一線老師的演出陣容,簡直可遇不可求。其中令觀眾反應最熱烈的,便是週六夜的演出,搭配現場 Live Band 重現 Whitey’s Lindy Hoppers 在 Hellzapoppin’ 中的經典片段。另外, Invitational Mix & Match 的劇本及角色設定,也讓比賽瞬間變成舞台秀,讓老師們大秀演技和搞笑功力,非常有意思。

三個 Live Band 讓你跳好跳滿

Savoy Cup 這次請了三個樂團:Bopster Blue、Hot Swing Sextet 和 Swing Shouters,每晚三個 set 讓你跳到腳軟。三組樂團也在各項賽事的準決賽和決賽中擔綱演出,最讓筆者印象深刻的,是 Team City Battle 的時候,樂團可以很即時地調整演出音量及內容。甚至當 Stockholm 隊在跳踢踏時,Mikaela 還主動指揮樂團在特定拍點下重音,音樂家們也都反應超快,配合超級非常完美。

不僅如此,樂團成員更在白天 workshop 中與老師們一起教授 Musicality,「有 live music 的舞蹈課」這成了本次唯一讓筆者後悔沒有報名 workshop 的原因。

Venue & Location

最後則是比較實際的部分,也就是本次活動的硬體設施以及所在地點。本次會場 Pasino 在距離南法城市 Montpellier 約二十分鐘車程的 La Grand Motte,是個鄰近海灘、風光明媚的度假區。由於消費不高,在 La Grand Motte ,可以輕易地用平實的價格找到距離會場走路不用一刻鐘的住宿。如果行程允許,白天不上課的時候若想要去附近晃晃,也可以搭 uber 或計程車到鄰近城鎮觀光。筆者自己在當地五天四夜的食宿和往返機場交通,總共加起來也只有 100 歐左右(但部分可能是因為我每天幾乎只吃一餐啦,哈哈哈)

至於會場本身所在的建築物——Pasino,是個綜合活動場館和「Casino」遊樂場,大廳有小酒吧提供輕食和酒水,主會場內也有一個吧台。但不得不抱怨一下:稍嫌悶熱的會場內居然沒有提供免費飲水,若不在酒吧消費,就得要自己想辦法找到附近的飲水機(本人我至今還不知道在哪裡)或是自己帶水才行。舞池本身則沒有什麼好挑惕的,都是木地板,只是舞台前較小的區域似乎比主要的舞池區還要更滑一些。

整棟 Pasino 除了一樓的遊樂場,其他空間幾乎都被包下作為彩排和攤商使用,這回 Tranky Shoes、Savoy Cats、FROMChloeHong 等商家都有參與。所以即便在餐飲方面沒有太大支出,只要不小心在現場買了一雙舞鞋,最後收到信用卡帳單時還是可以嚇出一身冷汗的唷(笑)

結語

在 Savoy Cup 這一年一度的「大拜拜」,不但能親眼看到頂尖舞者與新秀的演出和競賽,還有超值的 live band 及節目演出,光這兩點就足夠吸引我了,同時也好希望台灣將來可以組一支 Team Taipei 參賽啊!

所以,最後想跟各位看倌說的是:2020 年 Savoy Cup 的時間已經訂了。請各位不要猶豫、不要懷疑,有一點點念頭就報名參加吧(推)

56517011_2109154159153571_7910228516732403712_o

本系列下回預告:沒有意外的話,應該是 Paris Jazz Roots!敬請期待囉(愛心)

All That Jazz|後搖擺的反動之聲:Big Band 的式微與 Bebop 的崛起

本系列為以認識爵士音樂為核心,嘗試用舞者的角度出發,分享爵士音樂發展沿革以及各時期重要音樂家等相關背景知識,與 Let’s Talk About Swing 系列互為補充資訊。


本文介紹的是搖擺時代(Swing Era)之後的爵士樂演進,聚焦在大樂隊的式微以及「咆勃(Bebop)」的崛起,並說明爵士樂為何不再是「跳舞的音樂」。

本網誌發表的上一篇文章中,討論了各種曲風的爵士音樂與相對應的舞蹈。大家是否有注意到,這些「適合跳 Swing 的音樂」,都是搖擺時代(Swing Era)以及前搖擺時代(Pre-Swing Era)的音樂。在搖擺時代之後的爵士樂,為什麼不適合跳舞呢?這篇文章就要帶大家一起從搖擺時代的終結,認識現代爵士樂風格的濫觴。

Big Band 的式微與 Swing Era 的終結

由大樂隊開啟的搖擺盛世,到了 1940 年代後期逐漸消亡——爵士樂在 1930 年代一度是代表美國文化的流行音樂,1950 年代之後卻幾乎不見大樂隊蹤影。大樂隊式微的關鍵原因眾說紛紜,本文整合了多方說法,提供幾個可能給各位參考。

1. 二次世界大戰與戰後的經濟衰退

第二次世界大戰開打,全國的資源及交通都歸國家管理、限制了樂隊巡演行程,而身為美國公民的樂手們一個個被徵召上戰場,使得大樂隊經營受到波及。戰後的通貨膨脹和經濟衰退,加上娛樂稅的調漲,搖擺樂重鎮紐約哈林區的舞廳和俱樂部難以維持收益,包括從前經常有大樂隊駐台演出的 Savoy Ballroom、Cotton Club 舞廳都再也請不起完整編製的搖擺大樂隊,並在 1953 年吹熄燈號。一連串的打擊讓大樂隊和音樂家們陷入困境,許多大樂隊在 1950 年代之後便陸續解散。

2. 唱片業的崛起與音樂家的罷工運動

1942-1944 年間,美國音樂界也掀起一場音樂家 vs 唱片業者的權益之戰。根據故事網站這篇《第五十三號:與唱片公司宣戰——改變近代音樂史的一場大罷工》所整理的史料,這場音樂家大罷工,係由小號手 James Petrillo 所發起,為的是對抗唱片業者對大樂隊的剝削,認為與唱片公司簽約的音樂家們沒有分到應得的利潤。這場風波還讓美國總統小羅斯福親自喊話調解,但由於音樂家們的立場十分堅定、拒絕妥協,歷經兩年兩個月,終於讓唱片公司投降並調整版權費。抗爭落幕後沒多久,由於技術的突破,哥倫比亞唱片公司在 1948 年推出了 33 1/3 轉的 LP 黑膠唱片。從此,唱片製作不再受制於 78rpm 黑膠唱片僅能錄製三分鐘左右的容量,開始大量生產 LP 黑膠專輯以及 45rpm 的單曲唱片。

這場罷錄運動導致了兩個重要的後果:其一,音樂家們在罷錄期間,幾乎完全仰賴現場演奏維生,唱片公司在這個時期則轉而尋找歌手如 Frank Sinatra 等人錄製唱片,使得 1950 年代的爵士樂壇上出現明星歌手鋒芒蓋過樂手的傾向。其二,爵士音樂演進的過程無法被收錄在唱片中,導致現今流傳的錄音中,缺乏關於該時期的演奏風格實錄供後世分析,間接使得 Swing 過渡到 Bebop 的詳細進程形成一個謎團。

3. 搖擺樂變得制式化

前面提到了經濟和音樂產業等社會背景,醞釀了音樂風格轉變的契機,然而這個改變最後成真,還是由音樂家們親手創造的。1930-1940 年代,搖擺爵士樂成為美國當代的通俗流行音樂,不但在舞廳和音樂會聽到現場大樂隊演奏,大眾在自家也能透過廣播聆聽流行的搖擺樂曲。然而,大樂隊演奏的搖擺樂也形成了既定的格式和演奏風格,就算聽眾還沒聽膩,樂手們光每天演奏同樣類型的音樂都快膩死了。事實上,搖擺時代的知名單簧管演奏家 Artie Shaw 就曾在接受美國國家公共電台(NPR) 的訪問中表示,大樂隊創造了最適合跳舞的音樂,最後卻被這種舞曲風格給侷限住了,因為「人們總是想聽『舞曲』。(They always wanted to hear dance music.)」

根據同一篇報導,當時也有些評語傳進這些 Bandleader 耳中,說這些大樂隊值得像是演奏廳那樣「更棒的舞台」,而不是只在舞廳能為舞者伴奏(“You’re too good for dancing; dancers don’t deserve you; you belong on the concert stage.”)更何況,大樂隊的演奏非常重視編曲及合奏,光芒卻也都只聚焦在 Bandleader 和歌手身上,其他樂手很難在大樂隊的編制中享有自己的舞台。同時,由種族歧視所造成的「同工不同酬」等情形仍未改善,對當時的黑人音樂家來說是非常不公平的,然而這些心中所累積的不滿,也轉化成他們日後創新的動力。

咆勃樂:新世代的反叛之聲

https://youtu.be/rFFfoLhxgmI

 

「即興演奏的極限運動」

1940 年代初期,紐約有一群年輕樂手經常在深夜下班後相約 Minton’s Playhouse 俱樂部,一起交流、一起 Jam,探索爵士音樂新的可能。到了 1940 年代後期罷錄抗爭結束,這群新生代創造的音樂也已發展成熟,這番強勢登場可說是驚呆了所有人,更扭轉了搖擺樂衰頹的窘境,為爵士音樂注入了新生命。他們所演奏的音樂,就是咆勃樂(Bebop)。

咆勃樂又被稱作「Bop」,其名稱由來據傳是某次記者訪問小號手 Dizzie Gillespie,問他這快速即興的音樂叫什麼?身為咆勃樂開山祖之一的 Dizzie Gillespie 便用 scat 的方式哼唱了一小段,而他使用的擬聲詞「re-bop-be-bop」,就被擷取作為這個新風格的名稱——Bebop。關於 Bebop 風格的描述,我非常推薦各位閱讀 Ted Gioia 的著作《如何聆聽爵士樂?》,作者對 Bebop 做了很好的詮釋:

「咆勃的美感,比較像是中世紀武士間的格鬥,或某種玩命的高空鋼索特技。[…] 若要比喻,應可說是即興演奏領域的極限運動吧。」

前面提到,唱片製作技術的革新,使得音樂家不再需要受制於 3 分鐘的限制,可以有更多的空間自由發揮,再加上小編制的組成,讓每個人在一首曲子中都有充分的時間即興演奏、盡情炫技。但也因為採取小編制,少了大樂團當 back up,個人的演奏技法展露無遺,若一時閃失也沒有任何掩護,讓每次 Jam Session 都像是比武過招那樣刺激。

爵士樂從此變成「無法跳舞的音樂」

照這樣看來,比起制式化的搖擺樂,爵士音樂家們在 Bebop 中更容易展現個人風格,為現代爵士樂開創更多可能性。然而,在爵士樂本身「藝術化」的同時,Bebop 對大眾而言成為了一種不好親近的音樂。主因之一是很多(但不是全部) Bebop 樂曲速度非常快,一般聽眾連打拍子都很難了,更別說跟著這樣的音樂跳舞。Dizzie Gillespie 就曾表示,咆勃樂永遠只能是小眾,除非有辦法跟著這種音樂跳舞,否則大眾很難接受它(“We’ll never get bop across to a wide audience until they can dance to it.”)。

咆勃樂除了給人「快」的印象,結構及美學也跟搖擺樂很不一樣。聆聽搖擺樂的時候,我們可以透過和弦行進及樂句,輕易區分出不同段落(例:AABA),整首歌比較有「塊狀拼接」感。但咆勃樂則不然:由於語法華麗多變、樂句長度不規則,原本由多種樂器組成的節奏組也被解構,各個樂器聲線重疊交織而模糊了段落之間的界線。筆者認為,若搖擺樂給人的印象是完整的而厚實的「面」,咆勃樂就是由不規則的「點、線」所構成。

讀到這裏,應該不難理解為何 Bebop 是「不能跳舞的音樂」——節奏跟不上就算了,連段落和樂句長短都不規則,要跟著跳簡直難度爆表,一般人還是別輕易嘗試罷。於是,Bebop 時期成為了爵士音樂史上重要的轉折點:爵士樂正式從屬於普羅大眾的「跳舞音樂」,變成了只能「坐著欣賞的藝術」。 1950 年以後,搖滾樂和節奏藍調取代搖擺爵士樂,成為新時代的躍動之聲。人們不再上大舞廳跳 Swing,而是開始在私家派對中跳起 Boogie Woogie 和 Twist,從音樂到舞蹈,美好的搖擺時代一步步走入歷史。

礙於篇幅,本文就到此結束。接下來會進一步介紹 Bebop 的重要音樂家和該時期發展出來的 Bebop Dance,還請大家繼續關注喲(手比愛心)


Reference

The End of the Swing Era, history.just-the-swing.com/end-of-swing-era.

(FreeJazz), kai. “咆勃(Bebop) @ Free Jazz :: 痞客邦 ::” Free Jazz, freejazz.pixnet.net/blog/post/24469071-咆勃(bebop)-.

“Bebop.” Jazz in America, http://www.jazzinamerica.org/lessonplan/11/5/139.

 

Taipei Jazz TIJEPA. “第十屆大眾爵士樂欣賞講堂:(七)承續咆勃的溫和與改進 – 涼派爵士與精純咆勃.” 第十屆大眾爵士樂欣賞講堂:(七)承續咆勃的溫和與改進涼派爵士與精純咆勃, tijepataipeijazz.blogspot.com/2015/06/blog-post_11.html.

Gioia, Ted. How to Listen to Jazz. Ingram Publisher Services Us, 2017.
Felten, Eric, and The Weekly Standard. “WHY THE BIG BANDS DIED.” The Weekly Standard, 19 Feb. 2006, http://www.weeklystandard.com/eric-felten/why-the-big-bands-died.
“一分鐘搞懂咆勃(Bebop)爵士樂.” Blow 吹音樂, 17 Oct. 2016, blow.streetvoice.com/11734-一分鐘搞懂咆勃(bebop)爵士樂/.

I Got Rhythm|所以,跳 Swing 的音樂該是什麼樣子?

本系列寫作的起點,原是筆者針對「音樂性(Musicality)」所產生的諸多疑問和學習筆記,希望藉機發表文章跟各位交流,一起從音樂的角度出發,探索爵士舞蹈的本源。


這篇文章參考多本著作和舞者老師們的文章,簡單介紹 Swing 家族中的 Lindy Hop、Balboa、Charleston、Shag 和 Boogie Woogie 等舞風所搭配的樂曲風格。

可不可以,用「對的音樂」跳舞

雖然知道寫這篇文非常耗費心神,且很難寫得詳細而深入,但我還是要寫!不僅因為我認為這對於成為一名更好的舞者是必須的,寫這篇文也可以作為我個人抒發情緒的出口。

為什麼會說寫這篇文章有部分為了抒發我個人的情緒呢?一切要從我某次參加於南倫敦舉行的「Brixton Bounce」說起。這場由 Swing Patrol 主辦、隔週進行一次的常態 Social 有個特別節目,叫做「5 for 5」,內容是讓五位素人自願擔任 DJ,每人每次選 5 首歌播放,而擔任 DJ 可以獲得半價(5英鎊)入場優惠。結果那天,有一位DJ選了五首歌,每一首都超過 200 bpm,且五首裡面有四首都是 Ska 或 Electro Swing 曲風。輪到他的歌單時,舞池立馬變得冷清許多,因為大家都不知道該怎麼跳才好。

身為一個付費入場的窮學生,我非常地納悶,整整二十分鐘就只能勉強自個兒跳些 solo,也一邊感嘆起來——難不成真的很多人沒辦法分辨什麼是 Swing 音樂 ?我來 social 只是想好好跳個舞,為什麼連個適合跳 Swing 的音樂都沒有呢?

Swing 的各種舞風&各個年代的流行舞曲

所以,到底什麼音樂適合跳 Swing?筆者才疏學淺,只能簡單地按照時間順序、依序介紹 Swing 家族的 Charleston、Lindy Hop、Balboa、Shag 和 Boogie Woogie,探討它們起源的時代背景和當時的流行曲風。

那,讓我們開始吧!

Charleston! Charleston! 以 Ragtime 為主的「前搖擺時代(Pre-Swing Era)」

Charleston 舞步流行的全盛期是 1920 年代,同時期也有 Foxtrot、Texas TommyBlack Bottom 等黑人舞步在美國各地引發流行。而 19 世紀末到 1920 年代之間,流行的正是散拍音樂(Ragtime)。什麼是 Ragtime?小時候(不小心暴露出年紀的部分)看過日本綜藝節目《黃金傳說》的話,裡頭做料理時的配樂就是一首很簡單的 Ragtime 音樂。

Ragtime 是爵士樂的前身,我們可以將它視為「歐洲古典音樂和聲結構」加上「非洲節奏」的「混血兒」,特別是其中的 切分音(Syncopation)元素,也在爵士音樂中被大量地運用。若聆賞早期 Ragtime 樂曲,會發現低音節奏組不一定很複雜,但就算幾乎都在正拍(1、2、3、4)上,也會傾向強調弱拍(2、4),至於旋律線的部分,簡直是滿滿的 Syncopation。像下方這首由「散拍樂之王(King of Ragtime)」 Scott Joplin 所創作的 〈Maple Leaf Rag〉 ,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除了同名歌曲 〈Charleston〉 ,同樣建立在 Ragtime 基礎上、有著類似風格和節奏的樂曲,都是可以用 Charleston 舞步詮釋的音樂。例如 Jelly Roll Morton 所創作的 〈King Porter Stomp〉 ,或是 Dixieland Jazz Band 等紐奧良早期爵士樂隊的作品,或是被稱作「Hot Jazz」的音樂都蠻適合跳 Charleston 以及其他 Pre-Swing Era 的舞蹈。至於 20 世紀末才出現的 Electro Swing,也因節奏特徵與 Pre-Swing 時期的歌曲相似,經常被拿來搭配 Charleston 演出唷!

Swing Era 與 Lindy Hop 的誕生

1920 年代末開始發展至 1940年代中期,由於大樂隊(Big Band)的崛起而迎來所謂的「搖擺時代(Swing Era)」,也是 Lindy Hop 誕生的時代。

Lindy Hop 起源自紐約哈林區的 Savoy 舞廳,當時哈林區的俱樂部、夜總會和大舞廳,都會請大樂隊編制的爵士樂團現場演出,甚至會舉辦 Band Battle,讓兩個樂團同台較勁。1930年代,廣播科技普及,電台開始播送爵士樂,讓全美各地的人民都能在家收聽大樂隊的演出。而當 Benny Goodman 樂團首次應邀至加州演出大獲好評之後,不僅讓 Benny Goodman 獲得「搖擺樂之王(King of Swing)」的美稱,也開啟了爵士大樂隊在各地巡演的搖擺全盛時期。

所以說,「正宗」的 Lindy Hop 舞曲,自然是由 Benny Goodman、Cab Calloway、Chick Webb、Count Basie、Duke Ellington 等所帶領之大樂隊演奏的搖擺爵士樂囉!然而,現在我們去 Social 聽到的 Swing 舞曲,雖然不全是由大樂隊編制的樂團演奏,卻和大樂隊時期的舞曲有著同樣的節奏和類似的編曲、豐厚的節奏層次,也是跟 Lindy Hop 很合拍的音樂呢。

在此私心分享一首最近的愛歌—— Duke Ellington 樂團的 〈Rockin’ in Rhythm〉 (1959, Live in Newport)跟各位分享:

只有快歌才能跳 Balboa?

Balboa 源自於 1920 年代的南加州,同樣是屬於 Swing Era 的舞蹈。據傳,Balboa最初是因為南加州「地狹人稠」、舞廳太過擁擠才演變出來的,這也是為什麼 Balboa 很多時候都以 close embrace 的姿勢為主,不會像 Lindy Hop 需要一定的空間去做 Swing Out 等動作。

因為幾乎和 Lindy Hop 流行的時期重疊,Balboa 起先也是配著上述大樂隊演奏的搖擺爵士舞曲跳,這些爵士樂曲本來就有快有慢,所以並不是只有 200 bpm 以上的快歌才「適合」跳 Balboa。而是因為一般來說, Balboa 的 connection 比 Lindy 來得更緊密,且不須要大範圍地移動, 通常可以更輕鬆地做出細緻複雜的腳法。所以 Balboa 舞者們即使腳下看起來忙得要命,看起來還是可以從容不迫,再加上很多舞者會為了炫技而選擇搭配快歌,才會讓人有「快歌跳 Balboa」的印象。然而,真正理解原因之後,就會明白是「Balboa 舞者可以輕鬆跳快歌」。同理,真正厲害的 Balboa 舞者也可以輕鬆跳慢歌的,好比說這支影片裡的舞者 Andreas Olsson & Olga Marina 就是在跳「Slow Balboa」。

但在搖擺時期大樂隊的音樂之外,當代的舞者也發覺吉普賽爵士樂(Gypsy Swing) 的風格和節奏,很適合用 Balboa 詮釋。下方影片是韓國舞者 Jeongwoo & Crystal 在台北與 Dennis Chang 和 Dark Eyes 樂團共演的 Balboa Social Demo,給各位參考。

Shag 舞曲真的都很快?

討論 Shag 舞曲之前,得先知道現存的 Shag 主要有三種,分別是 Collegiate Shag、St. Louis Shag,以及 Carolina Shag,其中又以前兩者為目前 Swing / Authentic Jazz 社群中常見的社交舞。但由於這並非本文重點,在此先不說明這三種 Shag 之間的差異。基本上 Collegiate Shag 與 St. Louis Shag 誕生的時間點是在 1920 年代左右,也就是和前述的 Ragtime 音樂等同期。

Phrasing 結構上,Pre-swing era 的音樂不像 Lindy Hop 的音樂多以 2 個小節(一個8拍)為一完整樂句,而是有很強烈的「cut time / 2 feel」特色。意即,因節奏低音組特別強調偶數拍(2、4),使得節奏聽起來的感覺是「1、2、1、2」。

那麼,Shag 舞曲真的都很快嗎?跟 Charleston 差不多時期誕生的 Shag,所搭配的舞曲平均速度,落在 180-200bpm 之間,雖然對一些人來說可能主觀上不快,但跟 Lindy Hop 的音樂比起來,確實拍子比較快,強烈二分感的節奏也有創造了更為急促的感覺。

上方影片是 Stephen & Chandrae 的演出,他們搭配的這首歌 〈Dark Eyes〉 其實算是 Gypsy Jazz,但因為樂曲節奏帶有二分感,所以跳起 Shag 也不違和。(順帶一提,也有舞者用 Balboa 詮釋過這首歌,大家有興趣可以去找影片來看看。)

來點藍調吧!搖滾的 Boogie Woogie

最後要介紹的,是 1950 年代在全美及歐洲各地大受歡迎的 Boogie Woogie。看到「1950 年代」這個關鍵字,樂迷們應該會直覺想到節奏藍調和搖滾樂吧?早期的節奏藍調,是由藍調音樂(Blues)演變而來。藍調音樂早在 19 世紀中後期出現以後,就發展成為足以代表美國黑人文化的音樂風格,卻一直沒有成為美國「(白人社會)主流」的流行音樂。

到了20世紀初,聲音及影像錄製及唱片製作等媒體技術不斷突破,黑人演唱的藍調音樂也在此時期被白人「重新發現」,黑人通俗音樂(Race Music)被重新包裝成一個「嶄新的聲音」,1940 年代末起,被改命名作「Rhythm & Blues」,黑人藍調音樂作品開始大量出現在流行影視娛樂市場上。其中 Ray Charles 就是一個代表。Ray Charles 不但融合了黑人音樂的兩大傳統——較為通俗的 R&B 以及歌頌上帝的 Gospel 音樂——成為靈魂樂(Soul)的先驅,也在 1950年代發表了不少結合大樂隊編制的「Jump Blues」歌曲,好比說以下這首 〈Hallelujah I Love Her So〉 。

戰後,黑人的節奏藍調音樂孕育出搖滾樂(Rock and Roll),加上當時電視普及,享有主流媒體資源的白人搖滾樂明星如 Elvis Presley 等大受歡迎。這也是為什麼有些人(包括我那曾是樂評的碩論指導教授)會說,搖滾樂就是白人的藍調音樂。

回到 Boogie Woogie 舞蹈本身,它其實早在搖滾樂席捲全美(甚至全球)之前就已經出現了,而當初這個舞蹈在 Pre-Swing Era 誕生之際,就是受到了Blues 家族中的 Boogie Woogie 音樂所啟發。之後會另外撰文補充 Boogie Woogie 的歷史,在此就先簡單說明:Booige Woogie 舞蹈雖然發祥得早,真正在白人主流社會造成流行卻是 1950 年代之後的事情。由於樂曲風格的演變和基於商業考量的決策, 1950 年代的熱門音樂多為 R&B 和 Rock and Roll,因此 Boogie Woogie 舞蹈在重出江湖之際也得到了 Rock and Roll Dance 這個別名,至今仍有人將 Boogie Woogie 和 Rock and Roll 兩種舞蹈劃上等號。

所以跳 Boogie Woogie 要放什麼音樂,看到這裡應該很清楚了吧!就是以輕快的早期 R&B 和 Rock and Roll 音樂為主。然而,跟 Balboa 的概念相同, 雖然 Boogie Woogie 舞者們在競賽或表演時都可以跳得非常快、一邊做空拋特技,Boogie Woogie 並非只能在快歌的時候跳,Boogie Woogie 背景出身、近幾年在 Swing 界大殺四方的 Nils & Bianca 就為大家示範,如何以 Boogie Woogie 詮釋很 Chill 的中慢板歌曲。

 

或許我們該反過來問:Swing 可否搭配別的音樂跳?

簡單介紹完各種舞風和對應的曲風,回歸到舞蹈本身,我們或許該問的是:舞蹈的定義是什麼?我們又是否應該只選用「正宗的」音樂跳特定的舞蹈?

Bobby White 的網誌文章 〈The Great Debate: Should Lindy Hop Be Danced to Other Music?〉  整理了這個大哉問下的各種正反方說法:一方支持用「對的音樂」跳 Lindy Hop,另一方則覺得什麼音樂都可以。

對我而言,我是偏向用「對的音樂」跳舞的,因為這些舞步當初就是受到音樂的啟發才創造出來。實際上,我自己在嘗試對著其他曲風和樂種跳 Lindy Hop 的時候,總覺得身心感受都非常不和諧(笑)但我也不反對舞者們「突破舒適圈」,去探索舞蹈的各種可能和變化,同時也磨練對音樂的詮釋能力。然而在教學上,我個人是非常希望老師們都可以在課堂上使用對應風格的音樂,也認為「對音樂的理解」是身為舞者必須具備的基本知識。

本次分享到此結束,謝謝大家的收看!礙於篇幅關係,很多細節只能暫且掠過,之後會陸續推出更多探討音樂的文章,還請繼續追蹤我唷(手比愛心)


Reference

“Balboa.” Herräng Dance Camp, 27 Nov. 2018, http://www.herrang.com/disciplines/balboa.

“Boogie Woogie.” Herräng Dance Camp, 27 Nov. 2018, http://www.herrang.com/disciplines/boogie-woogie.

“Collegiate Shag.” Herräng Dance Camp, 28 Nov. 2018, http://www.herrang.com/disciplines/collegiate-shag.

Museum, Albert, and Digital Media. “History of Black Dance: 20th-Century Black American Dance.” History of Black Dance: 20th-Century Black American Dance, 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Cromwell Road, South Kensington, London SW7 2RL. Telephone 44 (0)20 7942 2000. Email Vanda@Vam.ac.uk, 17 July 2013, http://www.vam.ac.uk/content/articles/h/history-of-black-dance-20th-century-black-american-dance/.

“Ragtime and Jazz Era Dances.” Herräng Dance Camp, 29 Nov. 2018, http://www.herrang.com/disciplines/ragtime-and-jazz-era-dances.

“Saint Louis Shag.” Herräng Dance Camp, 29 Nov. 2018, http://www.herrang.com/disciplines/saint-louis-shag.

“Shag & Charleston | History of Collegiate Shag.” Shag Charleston, shagandcharleston.de/history-of-collegiate-shag-2/.

Teen Dances of the 1950s, socialdance.stanford.edu/Syllabi/teen_dances.htm.

Ward, Ed. “Rhythm and Blues.”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Inc., 13 Jan. 2017, http://www.britannica.com/art/rhythm-and-blues.

White, Bobby. “The Great Debate: Should Lindy Hop Be Danced to Other Music?” Swungover*, 22 Jan. 2012, swungover.wordpress.com/2011/03/30/the-great-debate-should-lindy-hop-be-danced-to-other-music/.

“古典音樂台 | 精選單元 | 爵士樂豆知識 | 散拍音樂 (Ragtime).” 古典音樂台 | 精選單元 | 爵士樂豆知識 | 散拍音樂 (Ragtime), http://www.family977.com.tw/index.php?route=choice/unit_detail_song&choice_program_song_id=6245.

謝 啟彬. “到底什麼是「R&B」?什麼又是「Soul」?節奏藍調跟福音詩歌的融合,就被稱為靈魂樂.” 啟彬與凱雅的爵士樂 Chipin & Kaiya’s Jazz, http://www.chipinkaiyajazz.com/2014/01/r.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