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Got Rhythm|先會 Scat,才會跳

本系列寫作的起點,原是筆者針對「音樂性(Musicality)」所產生的諸多疑問和學習筆記,希望藉機發表文章跟各位交流,一起從音樂的角度出發,探索爵士舞蹈的本源。


本文將介紹「擬聲(scat; scat singing ; scatting)」唱法和爵士樂史上的名家,以及 scat 在舞蹈即興上的應用。

進入正文以前,先讓我們透過下方這支影片,順便複習一下本系列前幾篇提到的概念。這是我個人至今仍非常喜歡的一支影片,請從開頭看到 2 分鐘左右為止。

這段演出的開頭,由舞者 Ksenia Parkhatskaya 和貝斯手共演。先前在探討 Groove 的文章中有提到,貝斯這個樂器既能夠提供穩定節奏,也可以表現音高及和弦進行。Ksenia 在找到 Groove 之後,便將自己化作樂器一般,以舞步詮釋她想疊加的節奏。如果有仔細聽的話,可以發現 Ksenia 在跳舞的時候,也同時用各種狀聲詞在「唱」節奏——你可以說她好像在表演 beat-box,但我們在爵士音樂上,將這種「以(不具特殊意義的)詞彙和聲音模擬樂手的演奏,用人聲表現旋律及節奏」的歌唱方式,稱作「擬聲吟唱(scat)」。

把人聲化為樂器的演唱技法

當傳奇小號手唱起歌兒來 「然後他就忘詞了」

相信就算是對爵士樂還不熟悉的朋友,也聽過 〈What A Wonderful World〉 這首歌,而這首作品的原唱——傳奇爵士音樂家 Louis Armstrong,據傳是首位將 scat 發揚光大的人物。傳說 Louis Armstrong 在 1926 年錄製歌曲 〈Heebie Jeebies〉 的過程中,因為突然忘記歌詞,當下便靈機一動、以意味不明的狀聲詞將該段旋律「演奏」出來,就像他即興吹奏小號那樣輕鬆寫意。

然而,scat 這個技巧並不是 Louis Armstrong 獨創的。早在他之前,就已經有其他人用歌聲模仿樂器演唱。事實上,首次以 scat 錄唱的是 Gene Greene,在 1910 年代錄製的 〈King of the Bungaloos〉 等歌曲結尾都可以聽到他以 scat 演唱部份段落。然而,Gene Greene 卻宣稱他的 scatting 是向同儕 Ben Harney 學來的。其他如鋼琴家 Jelly Roll Morton、喜劇演員 Joe Sims 都被視為創造、推廣 scat 演唱技巧的先驅。不過根據後世的研究和紀錄, Louis Armstrong 的 〈Heebie Jeebies〉 推出之後,確實引發了一股流行,引得眾人爭相模仿,也讓 Louis 被奉為 scat 演唱的始祖之一。

Ella Fitzgerald 出神入化的 Scatting

說到 scat,爵士音樂史上備受推崇的名家之中,在 swing 圈最廣為人知的歌手,大概要數 Ella Fitzgerald 了。另一位同期的爵士女歌手 Sarah Vaughan 的 scatting 和唱功也非常地驚人,像是她這首 〈Shoolie A Bop〉 (1969)現場演出 ,根本整首歌都在 scat!

但畢竟 Ella Fitzgerald 錄唱的樂曲中有不少是大樂隊時期的 Swing,Sarah Vaughan 的風格則較為前衛,所以舞者們可能對 Ella 比較熟悉。

順帶一提,筆者自己在十幾年前迷上爵士樂,就是因為聽了 Ella Fitzgerald 這首歌的 Live in Berlin(1960 版本唷!

Ella 的即興不只有豐富的 Scatting 段落,也在其中「借用(quote)」 了許多大家耳熟能詳的旋律。像是在這首 〈How High The Moon〉 的不同裏頭,她就 quote 了 〈A-Tisket-A-Tasket〉、〈Smoke Gets In Your Eyes〉 等歌曲的段落和主題樂句。Quote 這個技法在爵士即興中經常被使用,有機會多聆聽爵士樂的標準曲(Jazz Standards),你就會發現有許多演出中的即興段落,都偷偷借用了其他曲目的旋律和節奏唷!

唱出身體的節奏:從 Scatting 到 Improvising

「先會唱,才會跳」

即興(improvisation)是爵士樂之中不可或缺的元素,音樂家們在節奏及和弦共識下找到平衡,同時各自就當下的互動和感受即興演奏。這也是為什麼在爵士音樂裡,就算是同樣一個樂團重複表演同一首歌,每個版本之間都有顯著不同——畢竟每個樂團成員對該曲目都有重新詮釋的機會,再加上爵士樂編曲中安排的 solo 橋段,每次演出都能迸出新滋味。

筆者第一次體驗將 Scatting 應用在舞蹈學習上,是 2018 年的時候,來自巴賽隆納的義大利籍舞者 Leonardo 來台交流,私下分享了一段踢踏的 routine。那時候筆者還沒有真正學習踢踏(雖然現在也還沒有),即便可以把動作的樣子做出來,卻沒辦法像 Leonardo 一樣精準地踏出節奏。那時候 Leonardo 便要求我們將節奏哼唱出來,筆者還一度尷尬不願意就範,Leonardo 就說,「你必須知道怎麼唱才知道怎麼跳啊!(You have to know how to sing it before you dance it!)」

用身體唱歌 像樂手一樣即興演出

事實上,Juan Villafañe 曾在 2018 年 3 月來台分享時提到,以前舞者在溝通、交流舞步的時候,就是使用 scat 的方式,才有辦法將節奏清楚地記在腦海和身體裡。使用 scat 的好處之一,在於表達較複雜的節奏時,不需要受制於數字本身的發音,可以自然地用最能夠凸顯重音和促音等細節的發音。

在這個脈絡下, scat 其實是更為自然的「數拍」方式,並且可以用 scat 連帶表現旋律。好比說,我們可以用「shoo-ba!」去替代「and- four!」,在這個例子裡,「a」比起「r」結尾聽起來更爽脆俐落,也更容易強調出重音。跳舞不只是表現音樂裡已經有的東西而已,我們跳舞的時候就是用身體在唱歌,而我們即興時可以用 scat 作為參考輔助,讓肢體可以與口中哼唱的旋律同步——說到底,出一張嘴總是比實際做起來容易吧?那麼,至少先練習出一張嘴啊!

Scatting 概念在舞蹈上的實際應用

最後補充分享筆者自己在舞蹈學習之路上,實際見識或體驗過的 scat 技法應用。教學方面,許多老師都會像 Ksenia 和文中提到的 Leonardo 那樣,用 scat 的方式將舞步的節奏唱出來給學生聽。筆者自己在英國採訪過的資深舞者 Jreena Green 也都使用 scat 代替數拍,甚至在 Angela Andrew 主持的課堂上,連數預備拍都不准用「5、6、7、8」,必須用別的聲音替代、「哼」出拍子。

再來就是前面稍微提到的 quote 技法。其實有一個節奏是很多人都知道的,只是你可能沒仔細留意過它在樂手即興段落中的身影。請大家聽聽下方影片 1:35-1:36 左右的這段旋律,你們聽了會想接什麼呢?

——是不是會很自然地想要跟著拍兩下呢?而我們也可以看到,影片中的 Felix 也在聽到樂團演出的旋律後,在這段節奏上跳了左、右腳各一次 shuffle。筆者自己的感覺是,熟練 scat 之後,轉譯旋律上就能更加直接,不須轉換成節拍數字。(筆者本人其實有「用數字數拍」的障礙,反而相當佩服能夠用數字數拍的各位)

最近筆者在與幾位倫敦舞者合作編舞的過程中也發現,我們在溝通音樂段落及舞步編排時,都習慣先將音樂的節奏哼出來,再以該節奏去發想舞步。如此一來,就算原本是以 solo 創作的舞步,也可以很輕易地在相同節奏的基礎上做變化,甚至改為 partner dance。

以上是這次的分享,希望大家喜歡(手比愛心)


Reference

Burrows, George. “How Scat Singing Became an Expressive Language in Its Own Right.” The Independent, Independent Digital News and Media, 2 Nov. 2018, http://www.independent.co.uk/arts-entertainment/music/features/scat-singing-definition-jazz-history-louis-armstrong-ella-fitzgerald-cab-calloway-slavery-african-a8607061.html.

Goldberg, Thelma L. “Release, Relax, Ready: A Rhythm-First, Holistic Approach to Teaching Tap Dance.” Dance Education in Practice, vol. 4, no. 3, 2018, pp. 17–24., doi:10.1080/23734833.2018.1492831.

Henry. “How to Use Scat Singing Technique in Jazz.” BecomeSingers.Com, 16 Nov. 2018, http://www.becomesingers.com/techniques/how-to-use-scat-singing-technique-in-jazz.

“Louis Armstrong Popularized Scat Singing after He Dropped the Lyric Sheet While Recording the Song ‘Heebie Jeebies’ and Started Improvising Syllables.” The Vintage News, The Vintage News, 7 Feb. 2017, http://www.thevintagenews.com/2017/02/08/louis-armstrong-popularized-scat-singing-after-he-dropped-the-lyric-sheet-while-recording-the-song-heebie-jeebies-and-started-improvising-syllables/.

“Movement Memory.” The Dance Current, http://www.thedancecurrent.com/feature/movement-memory.

Samuels, A. J. “Ella Fitzgerald: The First Lady Of Scat.” Culture Trip, 29 Mar. 2012, theculturetrip.com/north-america/usa/virginia/articles/ella-fitzgerald-the-first-lady-of-scat/.

Parkhatskaya, Ksenia. “Practice Time! P.2: How to Practice Improvisation? • Ksenia Parkhatskaya.” Ksenia Parkhatskaya, 21 Nov. 2018, kseniaparkhatskaya.com/2017/07/practice-time-part-2-how-to-practice-improvisation/.

Wilson, John S. “JAZZ SINGER REFINES THE SCAT SINGING TRADITION.” The New York Times, The New York Times, 24 Feb. 1985, http://www.nytimes.com/1985/02/24/arts/jazz-singer-refines-the-scat-singing-tradition.html.

作者: Jane Lee

台灣台北人,搖擺舞及爵士樂愛好者。 Swing Dancer & Jazz Enthusiast from Taipei, Taiwan. Currently living in London for my postgraduate studies in Global Creative and Cultural Studies at SOAS, University of London.

I Got Rhythm|先會 Scat,才會跳 有 “ 3 則迴響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