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s Talk About Swing|Texas Tommy

搜一下 Wikipedia 就可以發現,其實 Swing Dance 的資訊非常齊全,唯獨對應的中文資料非常少,就算有也是相當零散,缺乏系統化的整理。

這個系列的寫作初衷,是透過將現有資訊中文化並加以編輯,書寫成輕鬆易讀的系列文章,讓有興趣了解 Swing Dance 的朋友們能夠更有效率地認識這個獨特的舞蹈與文化。


 

本來計畫延續前一篇談論 Charleston 舞步的起源,繼續介紹 1920 年代流行的舞步 Black Bottom,但由於這週讀到了一篇由佛羅里達州立大學博士 Rebecca Strickland 發表的論文〈The Texas Tommy, Its History, Controversies, and Influence on American Vernacular Dance. 〉,私以為很有意思,希望盡快跟各位分享,就很任性地決定先介紹 Texas Tommy 了(笑)

 

 

連 Frankie Manning 都不明白的 Texas Tommy

各位認真的 Lindy Hopper ,一般來說在學完 Swingout 之後,就會接觸到名為 Texas Tommy 的舞步。現在我們談論 Lindy Hop 之中的 Texas Tommy,通常指的是「8 拍 Swingout 加上背後換手(swingout with hand change behind the back.)」的動作。然而,根據舊金山舞者 Nathan Dias 在 Swing or Nothing! 網站上發表的文章顯示,就連 Savoy 傳奇舞者 Frankie Manning 都不清楚 Texas Tommy 為什麼會被拿來代指 Lindy Hop 的舞步:

According to Catrine, Frankie always insisted that he “never knew [any] Tommy from Texas” and that dancers of his era named steps exactly what they were. Accordingly, the movement that many modern Lindy Hoppers call the Texas Tommy should actually be called “swingout with hand change behind the back.”

另一方面,根據這篇 2006 年發表的論文,「Texas Tommy」被 Hollywood Style 的代表舞者 Dean Collins 用來指稱 8 拍 behind-the-back breakaway:

In an interview by the author with Sylvia Sykes in 2006, she stated that Dean Collins (one of the prominent Lindy Hoppers during the 1930s and 1940s and a leader of the craze on the west coast), said the eight-count behind-the-back breakaway was called the “Texas Tommy,” while the six-count behind-the-back breakaway was the “Apache.” She also clarified that the current dancers did not know these distinctions and used the names interchangeably. (Strickland:2006)

大概讀到這裡,可以發現,既然「Texas Tommy」並非 1930 年代 Savoy 舞者之間所通用的術語,它被當作 Lindy Hop 舞步代稱,很可能是從 Dean Collins 活躍的美國西岸加州地區開始的。也就是說,Texas Tommy 這個名稱,原本指的並不是 swingout with hand change behind the back

 

 

既不「德州」,也不「湯米」的 Texas Tommy

早在 19 世紀末,舊金山(不是德州喔!)的社群便開始發展一種名為 Texas Tommy 的社交舞。20 世紀初 ,舊金山 Barbary Coast 的 Lew Purcell’s 舞廳裡,人人都在跳 Texas Tommy。據傳,到了1910 年,來自舊金山的舞者Ethel Williams 和 Johnny Peters 來到紐約哈林區,才將 Texas Tommy 傳入紐約地區。爾後,當時紐約市的劇場和舞台秀裡頭,開始有舞者搭配流行的 Ragtime 曲目表演 Texas Tommy 的舞步。好比說, 1911 年的歌曲〈Texas Tommy Swing〉,就加入了 Texas Tommy 的排舞。

記得 2018 年初,阿根廷出身的國際舞者 Juan Villafañe 曾在台北的 workshop 與學員分享 authentic jazz step 的由來。筆者很喜歡他將這些流傳至今的爵士舞步比作當年的「K-pop MV 舞」——在 20 世紀初的爵士年代,很多作曲家會為作品加註,寫上每個段落的舞步。包括在紐約哈林區俱樂部演出的樂隊和舞者,都會為不同歌曲搭配專屬的排舞。很多舞步的取材都來自黑人社群的傳統和社交舞蹈,而這些原本屬於黑人的舞蹈,都是經歌曲的排舞才得以曝光,才受到大家的喜愛、造成人們爭相模仿而引發流行。這部分接下來談 Black Bottom 也會提到,在此就先不贅述。簡言之,Texas Tommy 的舞步之所以能夠被推廣出去,與當時的流行歌曲脫不了關係。

除了在秀場演出, Texas Tommy 舞步也傳入了 Savoy 舞廳,由當時的舞者揉合其他風格,創造了 Lindy Hop 的早期風格。Texas Tommy 和 Lindy Hop 兩者之間最顯而易見的共同特色,或許該屬「Breakaway」。Texas Tommy 據稱是首先出現 Breakaway 形式的現代社交舞,而Breakaway 突破了以往侷限於 close position 和 side by side 的姿勢,更在  George “Shorty” Snowden 等舞者的融合創造下,逐漸形成後來 Lindy Hop 的舞步。下方的影片是 Shorty George 展示 Breakaway 及 Charleston ,之中從 open position 到轉圈再分開的動態,是否跟 Lindy Hop 的 Swingout 很相似呢?

所以我說那個 Tommy 到底是哪位?

有一派研究者則嘗試挖掘「Tommy」這個「人」的故事。有人宣稱 20 世紀初有一位名叫 “Tom from Palestine” 的舞者,絕技是可以頂著一杯水在頭上一邊跳著炫麗的舞步,也有人說 Tommy 指的是 19 世紀末在德州有一位稱號叫做 “Ragtime Texas Henry” Thomas 的藍調樂手。不過,「Tommy」在當時的俚語裏頭,經常被當作「妓女」的代稱。到底 Tommy 和這個舞蹈有和關係?只能說,關於上個世紀以前民間的文化活動,有太多細節和故事都已失傳,才會導致今日回溯過去的時候如此迷惑。

不過,可以很確定的是,下次如果有人問說 Texas Tommy 「是哪位」的時候,千萬不要再說是來自德州的湯米先生/女士啦!

現在,Texas Tommy 在世界各地 Lindy Hoppers 的發想之下,已經出現了很多 variation,卻都保有一個最重要的元素:讓 Follower 轉圈並同時在其背後換手。最後就用 Sharon Davis 在倫敦的 Texas Tommy Variation 課程 Recap 作結。感謝各位的收看,我們下回見!

 


Reference

Strickland, R. R. The Texas Tommy, Its History, Controversies, And Influence On American Vernacular Dance. no date. Florida State University, 2006.

“Texas Tommy (Dance).” Wikipedia, Wikimedia Foundation, 4 Feb. 2018, en.wikipedia.org/wiki/Texas_Tommy_(dance).

“Texas Tommy.” Library of Dance – Cross-Step Waltz, http://www.libraryofdance.org/dances/texas-tommy/.

“Texas Tommy Was Actually from San Francisco!” Swing or Nothing!, 30 Sept. 2011, http://www.swingornothing.com/texas-tommy/.

Let’s Talk About Swing|The 20s’ Charleston

搜一下 Wikipedia 就可以發現,其實 Swing Dance 的資訊非常齊全,唯獨對應的中文資料非常少,就算有也是相當零散,缺乏系統化的整理。

這個系列的寫作初衷,是透過將現有資訊中文化並加以編輯,書寫成輕鬆易讀的系列文章,讓有興趣了解 Swing Dance 的朋友們能夠更有效率地認識這個獨特的舞蹈與文化。


【The 20s’ Charleston】

Dancing Charleston

(舞者 Bee Jackson,將 Charleston 舞介紹給白人社群的先驅。)

「Charleston」是流行於美國 1920 年代的一種舞蹈,基本定義為搭配 4/4 拍的 Ragtime (散拍音樂)擺動雙臂並扭動雙腿。

許多人對 Charleston 的印象來自於電影《大亨小傳》的舞會場景,以及電影原作小說家 F Scott. Fitzgerald 描繪的美豔 Flapper 女郎腳下的舞步。但是你知道嗎?在白人社群為之瘋狂以前, Charleston 原來也是由美國非裔族群創造的舞蹈。今日學習 Swing Dance,必定會接觸到的 Charleston 舞步,因為它不僅是今日 Lindy Hop 裏頭重要的元素,其前身「Juba」更被視為美國踢踏舞(Tap Dance)的原型。

Charleston 的前身: 將身體化為樂器的 Patting Juba

「Charleston」這個名稱取自於美國南卡羅萊納洲的城市 Charleston,是美國南方生產棉花的重要產地之一,Charleston 作為貿易港埠,在當時引進大量的黑奴,因此形成了頗具規模的黑人社群。據悉,這群祖先來自西非和加勒比海地區的黑奴,帶來了一種名叫 Juba 的舞步。Juba 又作 Patting Juba,在非洲被稱作 Giouba,海地則稱 Djouba,是延伸自音樂演奏型態的舞步——Patting Juba 如同字面上的意思,就是透過拍打(pat)自己身體創造出節奏。

Patting Juba 的由來,根據上方 YouTube 連結的影片說明,在 1793 年的時候,由於卡羅來納州(其他如 Wikipedia 的資料來源皆稱是 South Carolina,與影片指稱的 North Carolina 有所出入,在此暫且以卡羅來納州代指)發生了黑奴抗爭事件,史稱 Stono Rebellion(史陶諾動亂),造成當局夼慌。從那時起,為嚴加控管黑奴社群,政府便下令限制黑奴不許擁有鼓和樂器,作為一種打壓黑人文化及族群內部交流、號召的手段。於是,美國南方的黑人社群便以身軀作為樂器拍打、踩踏出節奏代替鼓聲,同時創造了 Patting Juba 的節奏和舞步。

黑人社群在跳 Juba 的時候,所有舞者會圍成一個圈(ring/circle),每回合由其中兩名舞者出來獨舞,場面十分具有張力,幾乎可比做現在街舞 Battle 的場面。Juba 舞之中,以手拍打四肢的元素,也保留在 Charleston 裡。好比說 Bee’s Knees 這個舞步,用手去撥動雙腿的這個組合動作,據說就是源自 Juba。

(舞者 Angela Hong 示範 Bee’s Knees 舞步。)

如同前述,Juba 也被視為 Tap Dance 的前身,這與 19 世紀中開始的 Minstrel show有關。Minstrel show 在中文的意思是「(白人扮)黑臉走唱秀」,但到了 19 世紀末期,開始有黑人演員參與演出,其中,「Master Juba」便以他精湛的舞藝出名。礙於篇幅的關係,在此先附上重現 Master Juba 創造 tap dance 的舞台劇演出片段。我們可以看到下方的影片中,黑人舞者試圖模仿愛爾蘭踢踏舞者,最後以自己的方式、融入 patting juba 元素,起舞之際踏出豐富多變的節奏。

辣妹愛跳 Charleston: Flappers of the Roaring 20s

1923 年,作曲家 James P. Johnson 為百老匯音樂劇 Runnin’ Wild 創作的歌曲 〈The Charleston〉 ,在劇中配上舞步演出,初次發表就造成轟動,引發年輕人爭相模仿,使得「Charleston」舞步一夕之間紅遍全美,直到 1927 年才被 Black Bottom 的風潮給取代。那時候,引領風騷的年輕女孩們,剪去長髮、穿上短裙,大膽露出雙腿和手臂肌膚,配著流行的爵士樂起舞,被視為一種叛逆的行為。而這群擁有自己的時尚品味和態度,充滿自信、勇於展現自我的新時代女性,在當時被喚做「Flappers」。

Flapper 在中文裡頭經常被譯為「飛波女郎」或「輕佻女子」,私以為,若真要選一個相對應的詞彙,或許稱她們為「辣妹」還比較適切——Flappers 畫著大濃妝、像男人一般抽煙飲酒,甚至裸露肌膚、跳著「不莊重的」黑人舞步 Chalreston,簡直是不受控制的放蕩主義份子,難怪會遭到衛道人士的責難。不過,完全可以想見,這些毫不在乎保守人士異樣眼光的新女性,儼然是當年人們眼中最酷、最嗆的辣妹。

越禁越火紅的叛逆舞蹈

不過,Charleston 之所以蔚為風潮,在「辣妹都跳 Charleston」的表象之下,實際與時代背景習習相關。1920 年代在歷史上被稱作「咆哮的二〇年代(The Roaring Twenties)」,是一次世界大戰過後,經濟復甦並快速成長的時期,同時也被視為爵士樂的「黃金年代(Golden Age)」。原因首先是由於女性於戰時成為勞動力,使得女性在經濟上被賦權,再加上美國的女性此時期也已取得了投票權,獲得平等權利且開始經濟獨立的自由女體,受到時代氛圍的刺激,在年輕族群間形成了不羈的 Flapper 文化。

另一方面,就像禁酒令反而讓 Speakeasy 酒吧如雨後春筍般出現,無論當局如何嚴令禁止民眾在公眾舞廳裏跳黑人的舞步,Charleston 反而愈加受到歡迎,更發展出 partner dance 的形式,讓男女老少都能一起同樂,成為私人派對和地下舞會中最熱門的舞蹈之一。再來則是科技層面,錄音技術提升、廣播系統遍佈全美,原先只有在夜總會和舞廳才聽得到的爵士樂,從此得以透過電台放送傳到家家戶戶的收音機,讓爵士音樂成為當時最受歡迎的流行樂,連帶地讓 Charleston、Black Bottom,以及後來的 Lindy Hop 舞蹈,都能在極短的時間之內風靡全美。

下期預計將會介紹在台灣比較少人討論的 Black Bottom Dance。最後,且讓我以舞者 Josephine Baker 詮釋的 Chareston 作結,感謝各位的收看,我們下次見!(手比愛心)


Reference

“Charleston (Dance).” Wikipedia, Wikimedia Foundation, 10 Jan. 2019, en.wikipedia.org/wiki/Charleston_(dance).

“How the Charleston Changed the World.” Dancing Times, 13 June 2016, http://www.dancing-times.co.uk/how-the-charleston-changed-the-world/.

“IWonder – From Juba to Krumping: The Development of Street Dance.” BBC News, BBC, http://www.bbc.com/timelines/zxpxhyc.

Jmejak. “History of the Charleston Dance.” CHSToday, 26 Sept. 2018, chstoday.6amcity.com/history-of-the-charleston-dance/.

“‘Juba This, Juba That:" the History and Appropriation of Patting Juba.” Music 242 Spring 2014, Habitat Degradation, 8 Apr. 2015, pages.stolaf.edu/americanmusic/2015/02/24/juba-this-juba-that-the-history-and-appropriation-of-patting-juba/.

Knowles, Mark. The Wicked Waltz and Other Scandalous Dances: Outrage at Couple Dancing in the 19th and Early 20th Centuries. McFarland, 2009.

“Master Juba The Inventor of Tap Dancing  .” Master Juba — The Inventor of Tap Dancing, masterjuba.com/.

Rosenberg, Jennifer. “Flappers in the Roaring Twenties: Not Their Mother’s Gibson Girl.” Thoughtco., Dotdash, http://www.thoughtco.com/flappers-in-the-roaring-twenties-1779240.

“Strictly Come Dancing – The History of Dance : Charleston.” BBC, BBC, 29 Nov. 2012, http://www.bbc.co.uk/blogs/strictlycomedancing/entries/45cd7d57-dd59-32e9-b33c-a246d968f1b4.

Vincent. “【Behind The Beat】白人們,還喜歡我的表演嗎?談Little Brother的《The Minstrel Show》.”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13 Jan. 2017, http://www.thenewslens.com/article/58441.

Lindy Hops the World|Vilnius

本系列包含筆者在各地與舞者交流的心得,以及對各個 Dance Scene 和社群的觀察紀錄。系列命名取材自 1927 年美國飛行員 Charles Lindbergh 飛越大西洋的創舉,據傳也是 Lindy Hop 舞蹈名稱的由來。


 

My Trip to Vilnius

2019 年 1 月 1 日,我抵達了立陶宛的首都 Vilnius,展開為期六天的假期。原本是期待和台灣的舞者同好們一起在當地參加 Social,但因為剛過完新年的關係,常態 Social 和課程都取消了。還好,很幸運地有很多時間和當地舞者們交流,便藉機向他們詢問當地社群的組成和發展,以及屬於當地 Dance Scene 的文化與特色。

接下來,我將會簡單呈現這六天以來和兩對舞者 couple 對談的內容,希望能幫助有興趣到立陶宛參加活動或旅遊的各位更加認識 Vilnius 的 Dance Scene。

 

Vilnius, a hipsters’ city

 

49204496_2116672768391933_3983954811287502848_o.jpg

(筆者拍攝的 Vilnius 街景)

在正式進入 Dance Scene 介紹前,先讓大家對立陶宛和 Vilnius 有個大致的印象。

立陶宛是波羅的海三小國之一,由於地理位置的關係,歷史上在沙皇時代和蘇聯時期都曾遭俄國侵略和統治。但立陶宛人堅決反對俄羅斯對當地文化的打壓的控制,有長達百年的時間都透過偷運禁書、地下講學,繼續傳承他們的歷史、語言及文化。這也是為什麼友人會開玩笑說,或許 Vilnius 這座城市今日的風貌特別「文青」,跟他們的祖先有很大的關係。畢竟,人家偷渡走私的都是菸酒,他們冒著生命危險帶回國家的可是一本又一本的書呢!

留著「文青」血液的立陶宛人,從小接受的教育也跟出身在東亞洲的孩子們很不一樣,中學以前,除了基本學科之外,每個人都可以選擇音樂、舞蹈或是其他藝文及體育課程。同時,他們似乎也很享受泡在咖啡廳的時光,天氣好的時候也喜歡在戶外野餐——如果天氣夠暖活的話。冬天最低溫可以達到攝氏 -30 度,冷到不行的 Vilnius,冬季漫長、日照少,這幾天在當地下午 4 點多就日落。身為亞熱帶的子民,實在不得不感佩,在這樣嚴寒的天氣還能堅持外出上班、上課的立陶宛人,意志力未免太堅強了吧!

 

The Vilnius Dance Scene

社群概觀:小而精巧,並且年輕

立陶宛有兩個主要的 Dance Scene,分別位於首都 Vilnius 和第二大城 Kaunus,並且以前者為核心社群。Vilnius 又有兩個主要的 Swing Dance Studio,包括最早在 2003 年成立 Lindyhop.lt ,以及後來改名為 What a Jazz 的 Hoppers’ Dance Studio。

Vilnius 的 Swing Dance Scene 和多數地方一樣,以 Lindy Hop 為主,也有一小群 Balboa 和 Shag 舞者(但據悉人數相當地少)。由於人口稀少的關係,Vilnius 的社群可說是小而精緻,舞者人數約莫千人上下,並且年齡層相較於倫敦(廣到不行)和台北(主要介於25-35歲之間)來得年輕許多。據我那位舞齡 12 年、現為 What a Jazz 老師的立陶宛朋友所述,在 Vilnius, 35 歲以上就可以算是資深(senior)[1] 舞者了。不少立陶宛人都是從中學時期就接觸 Lindy Hop,許多人舞齡比其他地區同年紀的舞者還要更久,也難怪立陶宛的舞者無論是在歐洲或世界都是出了名的優質,知名的國際老師如 Pamela Gaizutyte、Egle Regelskis、Martynas Stonys 等都出身立陶宛。

(ESDC 2015 – Advanced All Swing Showcase – Finals – Martynas Stonys & Egle Regelskis)

那麼,立陶宛舞者如此強大的秘密是什麼呢?

以下是我彙整各方說法後,透過教學、推廣、文化背景等面向的解析,試圖探討造就 Vilnius 當地 Lindy Hop 強盛的因素。當然,由於資料來源並不夠豐富,可能跟實際情況有些出入,歡迎各位留言提問&補充。

 

教學方面:強大的師資與勤奮的學生

無庸置疑地,今日的 Vilnius 擁有一批實力堅強常駐師資,除前述列舉的 Martynas Stonys,還有 Arnas Razgūnas & Eglė NemickaitėElze Visnevskyte、來自澳洲的 Andrew Hsi 等。

(Martynas 和 Egle 於 2012 年 TEDxVilnius 的演說)

這趟去立陶宛,每一位舞者朋友都表示,立陶宛的 Swing 課程非常精實。同樣是為期一個月的 Course,當地是每週安排 2 堂,每堂 1 小時。上課中,有將近 7 成的時間都在跳舞,之間幾乎沒有休息。並且整體而言,老師們非常嚴格,就算有其中一位老師比較親切、願意鼓勵學生,他的搭檔必定會扮黑臉。好比說,舞者朋友舉例,之前 Egle 與 Martynas 搭擋的時候, Egle 往往會在 Martynas 試圖鼓勵學生的同時,一邊潑冷水說「不,那糟透了。(No, it’s crap.)」。而現在 Martynas 與 Elze 搭擋,則變成前者當比較 mean 的一方,Elze 則當白臉。朋友也補充道,當地不少資深舞者都很願意投入教學,使得各個程度之間的人數差異不會像倫敦來得如此懸殊。也因為不斷有新的老師加入,且老師訓練制度規劃完善,教學質量一直都能維持得很好,自然也能穩定開班、培養新人。

不僅老師要求嚴格,學生也相當好學。據當地人的說法以及 Egle 去年底在台北 The Diner 2018 授課時的分享,立陶宛人的性格是只要選定一個興趣,就會很認真投入、想辦法學到最好。正因為這樣,學生幾乎不會抱怨課程太辛苦、太 intense,若站在老師的立場,自然就可以節省「營造歡樂氣氛」的時間和精力,聚焦在舞蹈教學和技術指導上。

對外以公開演出吸引民眾,對內以趣味活動落實爵士音樂教育

Vilnius 人口約有 54 萬人 [2],大約是台北市人口總數 [3] 的五分之一,卻擁有跟台北市不相上下、甚至更為活躍的社群。朋友說,當地在推廣 Lindy Hop 的時候,常會透過音樂節等大型展演活動,以公開演出引起民眾的興趣。各個中學校園也有老師或學生積極推廣 Swing Dance,因此,民眾對 Lindy Hop 並不陌生。

包括台北在內,許多社群在對內推廣爵士音樂及文化相關知識的時候,都選擇舉辦講座或課程。但 Vilnius 的 organisers 想出了一個非常有趣的方式,讓舞者們不要只聽 Swing Jazz,而是能更加廣泛地認識爵士音樂的歷史——定期舉辦機智問答比賽。活動方式非常簡單:由主辦方事前提供賽前準備的材料及方向,讓參賽者們可以事先閱覽各個主題的相關資訊,例如舞廳的歷史、不同樂器的代表樂手和歌曲等。到了比賽當天,再以類似 Quiz Night/Trivia Night 的方式分組進行搶答。如此一來,原本藉由講座可能難以吸收、只能被動學習的教材,變成透過遊戲的方式讓學生主動挖掘的知識。通常這些 Quiz Night 會在傍晚開始舉行,緊接在後便是 social 時間,個人認為蠻新鮮的,只不過聽朋友說 Quiz Night 本身就長達 3 小時,若要同時參加比賽和 social ,時間成本太高,所以沒辦法經常舉行。

Fun Fact:年輕人覺得「Lindy Hop is cool!」居然是因為沒有街舞?

立陶宛的舞者平均年齡之所以這麼年輕,一部分是因為當地雖然在 90 年代後開始受到 hip hop 音樂文化的影響,卻直到近十年才開始建立起街舞社群。街舞文化的匱乏,間接使得 Lindy Hop 在 2000 年初期成為年輕人耍帥、交際的最佳選擇。朋友也打趣道,對身為「文青」的立陶宛人來說,爵士樂是一種蠻酷的音樂,所以看到配著爵士樂跳的舞自然也感到很有意思。

不過,光是缺乏街舞文化這點並不足以構成 Lindy Hop 的吸引力。經對談後發現,立陶宛的 Ballroom Dance(國標舞)普及,造就了不少國際知名的國標舞者 [4]。因此,很多人小時候都會被爸媽送去學國標。而國標舞之中最受年輕人喜歡的 Jive (捷舞)音樂風格和 Swing Jazz 相近,相較其他舞科的音樂更輕快活潑,所以不少原本學國標的舞者在接觸 Swing 之後都回不去了,好比說,Egle Regelskis 就是其中一位 [5]。

 

結語

跟韓國首爾差不多同時開始組織 Swing 社群和教室的 Vilnius,雖然城市人口基數少,卻擁有原深厚的舞蹈文化和堅毅不屈(?)的民族性。於是,在用心經營之下,十年後的 Vilnius 也帶領立陶宛成為 Swing 強權。

此趟沒能參加到當地的 Social 實在可惜!Vilnius 的 Swing Dance 年度盛會除了 5 月份的 Harlem(2019 年改名為 Uptown Rhythm)還有秋季的 All Lithuanian Weekend。不過,筆者已經開始規劃 5 月份再訪立陶宛了!若是成行的話,再跟各位分享各種觀察和心得。


Notes

  1. 事實上,在 What a Jazz 官網首頁也特別獨立出 35+ 的課程資訊,可見是有一定的人數才能有此分類。
  2. Wikipedia:「根據2001年維爾紐斯地區統計局的人口統計資料,維爾紐斯市擁有人口542,287人。」
  3. 截至 2018 年 12 月 31 日止,台北市總人口數為 2,668,572人。
  4. 知名立陶宛國標舞者包括 9 次獲得 World Ballroom Dance Championships 冠軍的Arūnas Bižokas ,連結影像是他近期與搭擋在 Vilnius Dance Festival 的演出。
  5. 根據 Egle 在各地 Swing Dance 活動如 Swingin’ Spring 2019 的簡介 ,她的家人都是國標舞者,自己在接觸 Swing 之前也跳了 10 年的國標舞。